分享到:
 

吴昌硕、沈石友、邵松年铭和轩氏紫云砚

图录号: 2154
估价RMB: 800,000-1,200,000
成交价RMB: 5,488,000(含佣金)

2154
吴昌硕、沈石友、邵松年铭和轩氏紫云砚
铭文:1. _紫云凝九渊,淋漓气常湿。裁割置蕉窓。犹疑风雨集。眼底见西江,何足当一吸。有时试挥毫,墨法八荒入。和轩氏研铭。
2.和轩铭砚辞豪隽,翰墨缘深我得之。书画未能夸掔力,八荒吞吐且吟诗。乙卯春,石友题。沈。
3.紫云。肤寸雨溉艺圃,笔花开春万古。石友属,老缶铭。
4. _具风字形,如云气蒸。风云会合,文运其兴。石友属,息葊铭。印文:松年
收藏印:海虞沈石友藏
封面题字:和轩氏紫云砚。印文:白沙邨庄
封面嵌玉题字:本色西来意,云栖静且安。林泉徐待写,先写数业兰。御题。
锦垫题字:1. __研背铭和轩氏,不知何许人,铭辞豪迈,断非庸流。买时出银十饼,添嵌古古玉,修匣加十之二,石农刻铭。
2. _乙卯清明前三日,此砚端溪水岩细润发墨,琢工浑朴舒展,为直脚风字,铭有“紫云”二字。可名风口口之研。予得此研日之 课诗习字,老当益壮。钝记。
布面砚套题签:紫云研,石友藏。印文:沈大
布面砚套题字: _此我平生第一铭心之品,古人所谓性命可轻,至宝是保,与阿翠像砚称双璧也。癸丑六月,钝记。印文:沈
出版:《沈氏砚林》P170-171,民国时期出版。
A ZIYUN OF DUAN INKSTONE INSCRIBED BY WU CHANGSHUO, SHEN SHIYOU AND SHAO SONGNIAN
Illustrated: <Catalog of Inkstones in the Collection of Shen Shiyou>, p.170-171, published in Republican Period.
Provenance: previously in the collection of Shen Shiyou
22.7×15.6×3.7cm
RMB: 800,000-1,200,000
铭者简介:1. _吴昌硕(1844~1927),初名俊,后改俊卿,字仓石、苍石、仓硕、昌硕,一作昌石,号缶庐、缶道人、苦铁等,浙江安吉人。诗、书、画、印皆精,为一代艺术大师,西泠印社首任社长。
2. _沈石友(1858~1917)名汝瑾,字公周,号石友,别署钝居士,室名明月楼,月玲珑馆、师尖斋、鸣坚白斋。江苏常熟人,诸生,工诗词,藏砚颇多,亦精刻砚,有《沈氏砚林》传世,与吴昌硕、薄华过往甚密。
3. _邵松年(1848~1923)字伯英,号息盫,江苏常熟人。室名澄兰堂、兰雪斋。光绪九年进士,历任会试同考官、河南学政。富藏书画碑帖。工小楷、能画。着有《古缘萃录》、《虞山画志补编》等。

博雅之物 铭心之品
——吴昌硕、沈石友、邵松年铭“和轩氏紫云砚”赏析
◎胡西林
在近世藏砚名家中,三个人的名字几乎无人不知:天津徐世昌,常熟沈汝瑾,无锡许修直。三个人身份、履历不同,但是砚缘好,砚福大,都是卓然成家的大藏家:徐世昌蓄砚百余方,集拓后刊有《归云楼藏砚》行世;沈汝瑾藏砚规模更大,生前辑成《沈氏砚林》但未及拓印,去世六年后由其子精拓一百部分四卷刊行;许修直虽未有砚谱行世,但也是生前辑成《历代名砚拓本》,之后他的手稿成了藏砚家们追逐的“孤本”书。三位藏砚大家分别于1939年、1917年、1954年谢世,他们辑成的砚谱(稿)如同乾隆时期的《西清砚谱》一样,在藏砚家们的心目中是砚台收藏的“《石渠宝笈》”,而三家所藏砚台在他们身后更是成了后世藏砚家们孜孜以求的目标,此为砚林广知。
“和轩氏紫云砚”乃当年沈汝瑾所藏,刊于《沈氏砚林》第二卷。直脚风字形,长22.7厘米,宽15.6厘米,厚3.7厘米,其材质与工艺依沈汝瑾本人描述乃“端溪水岩,细润发墨,琢工浑朴舒展”,堪称无尚佳品。砚侧、砚后、砚背有铭,分别出自吴昌硕、沈汝瑾、邵松年之手。其中吴昌硕铭篆草并举,朴茂大气,虽镌于窄窄的砚侧上,却是章法天成,雅野兼顾,“紫云”二字名砚更是妥帖无比。沈汝瑾比吴昌硕小14岁,他与吴昌硕是非常相契的好朋友,砚交极深。但是他与吴昌硕何时相识,似乎没有确切记载。他与蒲作英也是好朋友,蒲作英去世之后,《墓志铭》就是由他撰稿再由吴昌硕篆额并书丹的。《墓志铭》中述及廿年前蒲作英携吴昌硕书法访沈汝瑾,这是两人之初识,由此推知沈汝瑾是先识蒲作英,再识吴昌硕的。而蒲作英1917年去世,“廿年前”就是1897年,那么沈汝瑾与吴昌硕相识应该在1897年之后。吴昌硕为沈汝瑾铭砚,从《沈氏砚林》看最早的一方是“磨人砚”,时间是1905年,这之后一直到1917年沈汝瑾去世前,沈氏频频请吴昌硕作砚铭,前后获题有近百款之多,其中尤以1912年之后最为集中。一位是藏砚大家,一位是艺坛巨擘,小小一方砚台,让两人一唱一和,互发雅思,为砚史也为艺坛谱写了几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唱。但是吴昌硕在一些砚铭中不署铭年,究其原因,或者因为别家所铭已有纪年,或者因为章法布局而避免因“时”伤雅,更多情况则属于后一类。
这方《和轩氏紫云砚》吴昌硕就没有署铭年。砚配红木匣,盖上镌“和轩氏紫云砚”铭,“白沙邨庄”主人桥本关雪题。内有锦垫,外包袱布,上面密麻麻写满了与此砚相关的文字。由此我们知道,沈汝瑾购此砚“出银十饼”,砚匣购时已有,匣上古玉则为沈汝瑾所嵌,嵌玉连修匣,沈汝瑾共出银“十二饼”,盖上铭文则出自石农刀笔。袱布题字云:“此我平生第一铭心之品,古人所谓性命可轻,至宝是保,与阿翠像砚称双璧也。癸丑六月,钝记。”沈汝瑾,字公周,号石友,钝是他的别号。癸丑即1913年,这是沈汝瑾对这方砚多次题、铭中所署年份最早的一次。记中所言“阿翠像砚”是沈汝瑾珍藏的另一方砚台,1911年购得,1912年吴昌硕为之题铭,是沈汝瑾藏砚中的极品。从“与阿翠像砚称双璧”中可知沈氏先得“阿翠像砚”,再得“和轩氏紫云砚”,然后他于1915年清明前在“和轩氏紫云砚”右侧作自铭,左侧则请吴昌硕铭。依常例吴昌硕铭左侧是沈汝瑾对吴缶老的敬重,同时也表明吴昌硕先铭于沈汝瑾。由此推知,吴昌硕的铭至晚不会迟于1915年清明之前。
在沈氏藏砚中,“和轩氏紫云砚”与“阿翠像砚”称双璧,并且是他“平生第一铭心之品”,这样的话出自一位知砚、爱砚、玩砚一辈子的藏砚大家之口,评价不可谓不高。“阿翠像砚”刊《沈氏砚林》第一卷,洮河绿石质宋砚,背面刻宋乐伎苏翠像,姿色媚佳,历来为人喜爱。此砚清咸、同间为汉军司马宗啸吾所藏,《清稗类钞》对此砚有载,《画史会要》则对苏翠事迹有载。阿翠像砚传承七八百年,是宋砚名品,然而在沈汝瑾的心目中,“和轩氏紫云砚”位置更加突出,称为“第一铭心之品”,如此题记在沈汝瑾全部藏砚中也仅此一例。吴昌硕虽不藏砚,亦品砚高人,抚玩如此佳品,心情为砚所喜,所以铭题写得如此潇洒,比之他的书法佳作也是上上品,而在沈氏所得吴缶老近百铭题中更称绝佳。正所谓博雅之物、铭心之品,此砚至美至贵不言而喻。

版权声明   西泠拍卖网上刊载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报导、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软件、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以及为注册用户提供的任何或所有信息,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及适用之国际公约中有关著作权、商标权、专利权及/或其它财产所有权法律的保护,为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
 未经西泠拍卖网的明确书面特别授权,任何人不得变更、发行、播送、转载、复制、重制、改动、散布、表演、展示或利用西泠拍卖网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西泠拍卖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特别地,本网站所使用的所有软件归属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所有, 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及国际版权公约法律保护。除经本网站特别说明用作销售或免费下载、使用等目的外,任何其他用途包括但不限于复制、修改、经销、转储、发表、展示、演示以及反向工程均是严格禁止的。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及相关法律追究经济赔偿和其它侵权法律责任。
特别声明   任何使用者将西泠拍卖网展示的拍品图品及其衍生品用于非商业用途、非盈利、非广告目的而纯作个人消费时和用于商业、盈利、广告性目的时,需征得西泠拍卖网及/或相关权利人的书面特别授权。应遵守著作权法以及其他相关法律的规定,不得侵犯西泠拍卖网及/或相关权利人的权利。

客服电话

客服邮箱

联系客服  
 
问题内容 注:
文字内容不得超过300字
 
电话邮箱
 

验证码

看不清楚再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