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拍卖预展及结果 > 拍卖预展 > 西泠印社2019年秋季拍卖会 > 中国书画古代作品专场> 吕维祺(1587~1641) 致王铎等名士信稿卷
 
分享到:
 

吕维祺(1587~1641) 致王铎等名士信稿卷

图录号: 917
估价RMB: 800,000-1,200,000
成交价RMB: 1,265,000(含佣金)

917
吕维祺(1587~1641) 致王铎等名士信稿卷
纸本 手卷
识文:1. □□……□白侯红谢。□□草出山无里,圣明忧国,有心杖将,何术滥竽,□庾愈深,蚊□之惧,便道依亲咫尺。德里方欲一图良略,而匆冗弗克如愿。言念夙庆,五内时时勒□,辱承贶问,愈切神□,重□台意。拜嘉数事,附以一兮,所以□夙悃匪报也。至尊翁先生忠厚有德学问纯正自宜觉易名之典,层层好德之私何敢当存注乎,肃此奉复不悉万一。收悉褥牙筋金扇羊果盒□。
2. 张蓬玄,又同月十九日。承教仰见问察虚□,大抵积弊,不可不发,吾辈自不必作歉然语,反启圣疑愈重,三君之罪,然此结殊难解。□事理之可言者不得不言,或从此稍轻,或法司有所持循,亦好出脱,此至理也。然就中有不甚了了者,希更条示,即注各项之下:三君果一尘不染者耶,否耶,以便作服雪□。安民厂告吁在三君之先,则前此诸臣恐不免株连,作何入此等语。安民厂告吁即东厂所访□事否。二八之说奉□希确不。前条陈原疏并□□不。每一款空一行。
3. 杜冲霄。年家友生白侯红谢。门下□伏得庆阳幕不佞心其悯之,虽然东西南北甘苦显晦,何非主上之恩,何非见志之日,愿门下勉之。前秦□刘海克过敝邑,志久以为门下力托渠必多意,但恐或有遗忘,今特为门下勒椷逼之,专言门下荐事,但司□开入荐列,无不得荐之理,惟门下圗之。其书付平凉薄家叔处,抄原札呈览惟□□小审。
4. 乔于□。通家眷生白谢。山右贤声,文着南司城之转□,为位不佩德,然自此当升川,至此未有北入也。菊翁生平留望最重,一旦以越狱事暂尔逮系,然自非其罪,且清执允蒙圣鉴,想旦夕自解网也。不佞谊切当□心长力短然,五惠俱瘁,□名台无妨,即至再面商之。承惠命之辱,肃谢,容嗣致不□。
5. 孔弘毅。白侯红谢通家侍生。向在贵郡即久知才名,京国得一再望,丰采愈深向往,门下以大圣之裔□民社之寄,想期月之可,三年之成必有圣门家法,本大展鸿猷,奠一方于□宁也。承贶问,肃此谢复,不尽所言。
6. 何宜健。眷生白□侯有礼。昨过珂里,得接玉范,快甚。日者以眷属抱疴,屡承台趾移玉,多方拯修,戴德深矣,薄采涧□,聊以鸣谢□□。知已幸皖。□数仍綦迫,台驾一伸□。
7. 平凉县□国彦。侍生白侯红谢。与杨四金同。去况中土,非无事之日也,至末。□门下才诚两合德政四溢,入于以仿古循。良以成三异之迹,岂异人任。不佞学弗师世,方欠通方,夙切仰止,辄辱明贶,感别之意甚切。然概未敢领,肃此完璧,至阿叔,承盻睐之德,感与身□同观此,谢不一一。
8. 施沛。治生白侯红谢收折仪并□□。老父母改老公祖,琴暑改鹤厅。去已思一伸□。过郡已承厚贶,谓老公祖如水之暑,不敢拜嘉,非不孝也。不意再承端贶,不敢过拂台意,敬拜,并拜二事。薄言伸谢不尽感悰。
9. 杨老爷肇基。通家侍生白侯红谢□□。久违台范,幸获一晤,甚慰渴思。闻台□已在城外,因门禁核,不能一晤行旌,歉甚。反承贶惠,何敢当乎。原□借手以为犒军之敬,而使者再四道意,敬嘉谢戋戋,聊以为军中御寒之需,非敢云敬也。敝卿诸兵久在麾下培植者,知必留心抚育,而敝县新安兵二十六人魏久元等尤望时加注盻,久元母老身孤异,日欲获一差,然军事方严不敢请也,专候捷音,尤希不时示教。若梁大老则久服台□者,□已面言之,□此复。月色机紬、本色绒褐一、绫□袜一、恩纶一。
9. 张震□。通家邻治生白侯□。廔加手字。……谢并复不尽。恭惟老父母一帘明月,万井春云,清风惠政,脍炙人口,列循墨于汉化宁靳,题擢于周官。不佞尤辱知己,且呈棠荫非一朝夕。余虽绵力无足为重,而缁衣之好久笃五内。方今圣天子循名责实,图重循吏,异日赐玺□褒,岂有多让。若不佞碌碌十年,槟奇小草出山,徒糜大官之俸,何裨国家,所本公论不乘而终是拙直迂直,念我白云青山不置也。重承贶问,极感渥谊,且知考最想绶□不远矣。别谕领悉,当面托之,但同乡言路处,须有得力□妙。此谢并复,不尽。
10. 老先生德望日尊,理宜奉杖履,矧里之人从来洗斝以奉长者情也。届兹令节少仲泛蒲之悃,幸赐谕。乔爷。
11. 姚。通家弟白侯。弟得觐天颜,面许阙廷,依依愚忠,百未陈一,从此持节渐远。君父且遂与仁兄及二三知己分袂,悲怆之极。途中风物草树山色磷火,皆足增人苦恼,而断肠更无如此也。雨日如病,闷郁作恶,回首酸极。每见人有出国门而作喜色者,情致何相万也,一字一泪,有如白日□行焉。仁兄过从缱绻握手难别。东事未结,可忧止大消长机括,更轸余怀,奈何复奈何。向来惠肠苦口,难见信于同志,成恨忌于彼法,一切毁誉付之□罪。仁兄其何以为我去役遂初计乎,为我叱致。诸知己如文湛志诸君子,弟欲刊次,涿鹿套书故不□□然,此心不能不恋恋也。离情万种,非独□岐佳□何,日日□望心黄。
11. 宋鸣梧。通家侍生白侯。同上。缱绻改祖□。文湛志改。□羽老,□台老,陈金光。赵连极。
12. 冀懋中。乡侍生白侯白回礼单,谢拜。圣明当阳,羣贤汇征,如台老久养东山之望,已播北斗之声,自当首□。环有不□何力之能为,惟有拭目蒲轮之速下而已。奴贼匪茹一旦长驱薄我京师,猖獗之甚,势甚岌岌。惟恃圣明天纵与九庙之灵而已。不佞忧国有心,救时无术,冷□攒眉,何裨万一。然贾生痛哭则所奉奉自天受。惠谊不敢领,不佞从不敢受溢格之惠,时以屡空称贷无门,有疏捐助已。每位九十金,又犒军数十千,约敝门人借输尚不足数,谨拜嘉惠,即借手输之。皇上犒军,即作不佞称货之捐助,亦卿□之捐助也。谨此谢,附门子腆少当千里一□□。鉴。
13. 吴师□。通家乡侍弟白侯抄记。自仁兄出师而□事,杳无真消息。册立前一日讹传虏西下,人心恟恟者一日夜册□之日而仁兄捷报至□今得仁兄□果然,喜甚喜甚。又闻祖将军亦西专□沧老会师,用间用机振滦昌之间尚□之,无门□因而乘之,可以得□,不然每可以驱之。□去机正在今日再□。□□难国也,白崔降贼,正可用间,无失此机,出奇役,伏是兵养政□。仁兄更图肤功,无以此捷自满也。马沧老是大将才,更乞激励,勉图大勋以答苍生之望。□书渴念,不知所云。……。
14. 李春英。淮安监督□李□白帖,不用召祉非愈。方今夷卢交讧,兵食俱困。圣天子宵旰而忧,不佞□□方叨,此重使实晾晾。蛟负是惧,所借以称塞万一者,惟二三知己是赖,况谊切维梓,责在同舟。门下其可无开牖,我乎闻□处发解甚……大仪璧回谨识。
15. 张宗衔老。旧邻□年弟侯白。长安一夕晤谈快甚。自袁公祖老年翁回镇而奕局日新,迄无定着,贼犹窥伺未尽出塞我□人又日投辖。所幸圣明严肃,执政深忧,庶几可固。吾圉而近闻插虏乘机挟赏,势甚□猖。年翁以韩范之猷奏淝水之捷将在兹日,惟是汉方不利,毋宁且羁縻此酋以舒民力,待其背盟而后问之,一鼓下矣。毕竟插见今住牧何地,其情形若何,局将作何结果,可一详不,以慰忧。天之犯人乎,彼中有矿,可以佐军,具此。天之所以开明公也有家刻欲乞。名言以光家乘将发之剞劂本。多神于公余一挥之。羽便肃攸多福,兼欲闻胜算,千里相思,有怀缕缕,不既所言。
16. 王铎老。眷弟侯白,红谢已收佳字馆帖。天下第一等事是何人做,天下第一等人是从何事做起。可惜终身憧憧扰扰,虚度光阴,到雨罢庭空、风过花飞时,究竟携得甚物去。以此思之,何重何轻,何真何幻,何去何从,自有辨之者。然而眼界不开由骨力不坚,骨力不坚,所以眼界愈不开。以此思之,学问下手处可味也。而世往往目学问为伪、为迂。弟谓世之学者岂无伪哉,而真者固自真也。以伪为非,去其伪而可矣。至于学问不足经世,又何以学之为。以此思之,学力事业非两事也。弟只于此心确然有不可据处,而于道则罔闻也。□亲家圣贤之心而豪杰之韵,愿相与勖之,亦应时时有教我。以弟行期尚未卜,□而□事靡监,不能复过。珂里一谈亦万不敢劳移玉惠我。□朋铭□何极,□□低徊者久之。
17. 吴甡老。治年弟红侯、红谢,外加一手启。弟素餐二载,方不逮志,虽忧国有心,何所补于圣明一□,而南人以此博闲,弟反以此得大担,此席极烦极□,未知终作何状。今闻郑玄志又入贺□蒿目,仰屋恐终,覆餗。王事靡盐,倦飞已决,亦不免进退维谷也。老公祖真心真才,两河自范公祖入,卫所□晏,然者谁之力也,即有小寇,旋就扑灭,无非如天之庇在。弟暂依子念,目睹昆穷财尽之状,处处皆□□不动忧,将之感时人虽毒,兄望自隆,惟早还朝门主持国是也。弟南行过汴,如可一叩台阶更慰甚。承贶问,不敢不拜,嗣容端倾,□履不一一。
18. 张应辰。通家眷弟。三月初十日稿。虏氛甚恶,入内地一百三十余日,
  而薄城且四十日,今尚蔓延,未即去也。此时何以驱之,使去即不去,何以制之,使不来即来何以御之,使不为患。尚烦□算而似仍怡堂厝火然者,能无把忧乎。弟碌碌俎豆,未能为朝廷出一奇将一骑,素餐知愧。况阴阳消息,实相倚伏,匪允当还我初服也。辱承注存,肃此敬复,不尽所言。
19. 张炳星。年家眷生白侯红谢。方今圣主在上,可为尧舜,而有君无臣,终是天未欲平治天下,不佞虽一腔热血,何济于世。至议饷一疏,偶有所缴而言不过刍□之愚,何谓尽善,太常一席谬点清班,乃颂贶贺,愈滋愧矣。此谢别,谕谨如命矣,不一一。
20. 马世龙老。侍生白侯,抄之。圣主解汤网以出麾下,诚不世之恩。当祖帅东归,势甚岌岌。麾下殚厥心力,与枢辅以忠义鼓舞,可谓功在社稷。至册立前一日,讹报贼至三河,人心惊震,次日而麾下洪桥之捷报至矣,此诚淝水先声,举朝谁不击节。不佞所为,窃自手额以为麾下及吴隆克效曹丘于司寇中堂处,足自慰也。虽然圣主与举朝及不佞所望于麾下者岂止此哉。今贼尚在,近畿盘据不去,不知宜何如。立哭秦廷卧薪尝胆以图剿灭此贼,不然滋蔓难图也。台谕布置自是兵略,无妨出疏并陈之阁部,但愚意□遵先永俱难预料,总之麾下当与祖帅会谋,此遵彼永各以为声,使贼奔命而复计图之,则两城可复矣,然兵械亦难预度。麾下与吴隆老自有妙算。台谕所云战胜易骄,急在和衷二语,尤是确论。尤愿麾下平心谦和、屈己下士以用祖师及各□诸将早图恢复,以释天子东顾之忧。麾下膺此重任,甚勿听他人悠忽至不可支而不急震发也。颙望颙望。
21. 张论。眷生白侯红谢。抄。三日内两得台札,知太翁驻泸,方图会剿逆酋,所谕具悉。大抵此酋逆天自殄,攸宜以剿为声,以抚为实。以往此属一意图奴乃为中策,盖今日裁兵裁饷,奉行不实,逐并台烽俱撤一旦,卢长驱直薄京城,已半月矣,蹫躙溃败惨不忍言。除夕之前四日东去辎重正如无□,今尚克永平、窥山海,京城有累卵之危,而当事无聚米之手□也。上下不交、阴阳互离,冲裂不忍尽言,忧天实难为力。嗟乎,谁实为之,一至此极不能不为流涕痛哭也。川中大捷自当另叙。俟奴事稍平当为昌言,只待献俘时□事南翁公议,不肖自当伸此一段话也。不肖向来于世□颇澹,故人所争酿,已到退□,建牙卿二总非所能,盖欲见隐以乐泉石,非敢弃世也,亦有所见而亦然耳,即万一为人所不□,亦当不久隐退,此衷言也。总之,乘时者其志也,见战者其时也。王于。玉调亲家回避事及宣旋叙功事已闻命关。玉调亲家前有盛□来此相商桃夭之期,已定于除日矣。至于玉调亲家疏语,其中有因而全于官□,无复以为说明,不必挂虑。承惠问□□敬此登谢不尽延伫。
题跋: 此幅所载多系清兵入关、明将出御之事,迄今已三百余年,而此稿尚存,可谓稀世珍品。是以收藏吾家□逾甲子,未识后世子孙尚能如过去好古之心者乎,深希厚望。民国廿八年(1939年),中日战发生之第二年四月。王志。
著录 :1. 黄宗羲《明儒学案》卷五十四 · 诸儒学案下二,清康熙雍正年间刻本(点校本见于中华书局 1985年版《明儒学案》下册 P1312-1313)。
2. 梁启超《饮冰室丛著》P506-507,商务印书馆,民国五年(1916 年)。
说明: 共含吕维祺致王铎、吴甡、张凤翔、马世龙、宋鸣梧、杨肇基、张论、杜冲霄、孔弘毅、何宜健、施沛、冀懋中、张应辰等二十余位名士信稿各一通。明末社会动荡,内忧外患,危机四伏,境内农民军四起,边关战事紧张,吕维祺此卷信稿所言内容即多与此时局有关。信中所谈内容亦包括商讨学问、生活问候等,如致王铎信稿中谈论学问之语,论说精辟、道理深闳,并为后世学问家所收录。
LV WEIQI LETTERS
Ink on paper, hand scroll
Literature: 1. History of Chinese Thought in the Ming Dynasty, vol. 54, vol. II, pp. 1312-1313, 1985
  2. Works of Yinbingshi Studio, pp. 506-507, Commercial Press, 1916
画心:829×27.5cm 题跋:29×34cm
RMB: 800,000-1,200,000
作者简介: 吕维祺(1587~1641),字介孺,号豫石,新安人(今河南省洛阳市新安县)。明代著名理学家,学术巨擘。其父为河南名儒吕孔学。吕维祺自幼习理学,万历四十一年(1613)进士,授兖州推官,擢升吏部主事。因得罪魏忠贤,辞官还乡,设芝泉讲会,传播理学。崇祯元年复官,任南京兵部尚书。又因“剿寇”不力,归居洛阳,设立“伊洛会”,广招门徒,著书立说。吕维祺著述丰厚,有《明德堂文集》、《孝经本义》、《孝经翼》、《节孝义忠集》等传世。
上款简介:1. 张凤翔[明末清初],字稚羽,号元蓬,山东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明末清初政治人物。天启五年,任兵部尚书。崇祯元年,改吏部左侍郎,次年改工部尚书。明亡后归顺清朝,任工部尚书等职,加太子太保衔。后归里,卒年八十一岁。著有《礼经集注》《乐经集注》等。
2. 杜冲霄[明末],河北遵化人。万历四十六年(1618)戊午科武举。
3. 孔弘毅[明末],山东曲阜人。于明崇祯时纂修《曲阜县志》,曾任东昌府(今山东聊城)通判等职。
4. 何宜健[明末清初],河南洛阳人。举人,阜城知县。以病归,遂究心岐黄之术
5. 施沛(1585~1661),字沛然,号元元子、笠泽居士,松江华亭(今属上海),明代藏书家施大经之子。贡生,天启初授河南廉州通判,后调署钦州。通研医学,尤精辨证,擅治伤寒。
6. 杨肇基(?~1630),山东临沂人。起家世职,累官至大同总兵。天启中,讨擒徐鸿儒,由代理都督佥事升右都督,镇延绥,以击套寇功,升左都督。崇桢初,因有收复四城功,加太子太师。
7. 宋鸣梧(?~1636),字泰侯,号泰斗,今临沂市苍山县人。万历进士,初任职刑部,与左光斗、缪昌期相交甚厚。后历任佥都御史、南太仆寺丞、尚宝司卿、都御史等。
8. 冀懋中[明末],号玄枢,河南上蔡人。冀梦曾之子。万历三十二年(1604)进士,曾任河北满城知县、甘肃临洮知府等职。
9. 王铎(1592~1652),字觉斯,一字觉之,号嵩樵、十樵、痴庵、东皋长、烟潭渔叟等,河南孟津人。明天启二年进士,授翰林编修,累官经筵讲官,礼部尚书。清兵入关,至南明福王朱由崧任东阁大学士。顺治三年仕清,官至礼部尚书。博学好古,工诗文、书画。其书法名重当时,与董其昌并称。
10. 吴甡[明末],字鹿友,晚号柴庵,江苏兴化人。万历四十一年进士。曾任福建邵武、晋江及山东潍县知县等。崇祯后任河南、陕西巡按,山西巡抚。崇祯十五年任东阁大学士,为内阁次辅。著有《安危注》、《柴庵疏稿》等。
11. 张应辰[明末],字奎所,号聚垣,陕西蒲城县人。张士其三子。初任河北肃宁知县。肃宁为魏忠贤家乡,魏忠贤被抄没时,株连甚多,张应辰多给平反。后任宛平(今北京市西南)知县,奏请朝廷,免税银数千两,并严惩土豪劣绅,境内秩序井然。
12. 马世龙(1594~1634),回族,字苍渊、苍元。宁夏卫(今宁夏银川)人。历任永平(今河北卢龙)副总兵,三屯营(今河北迁西西北)总兵,山海关总兵等,战功卓著。
13. 张论[明末],字建白,号葆一,河南洛阳人。万历进士,官至四川巡抚。其子张鼎延官至兵部尚书。

版权声明   西泠拍卖网上刊载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报导、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软件、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以及为注册用户提供的任何或所有信息,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及适用之国际公约中有关著作权、商标权、专利权及/或其它财产所有权法律的保护,为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
 未经西泠拍卖网的明确书面特别授权,任何人不得变更、发行、播送、转载、复制、重制、改动、散布、表演、展示或利用西泠拍卖网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西泠拍卖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特别地,本网站所使用的所有软件归属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所有, 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及国际版权公约法律保护。除经本网站特别说明用作销售或免费下载、使用等目的外,任何其他用途包括但不限于复制、修改、经销、转储、发表、展示、演示以及反向工程均是严格禁止的。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及相关法律追究经济赔偿和其它侵权法律责任。
特别声明   任何使用者将西泠拍卖网展示的拍品图品及其衍生品用于非商业用途、非盈利、非广告目的而纯作个人消费时和用于商业、盈利、广告性目的时,需征得西泠拍卖网及/或相关权利人的书面特别授权。应遵守著作权法以及其他相关法律的规定,不得侵犯西泠拍卖网及/或相关权利人的权利。

客服电话

客服邮箱

联系客服  
 
问题内容 注:
文字内容不得超过300字
 
电话邮箱
 

验证码

看不清楚再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