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拍卖预展及结果 > 拍卖预展 > 西泠印社2019年秋季拍卖会 > 中国书画古代作品专场> 戴 熙(1801~1860) 楷书 唐太宗百字箴
 
分享到:
 

戴 熙(1801~1860) 楷书 唐太宗百字箴

图录号: 1025
估价RMB: 100,000-200,000
成交价RMB: 241,500(含佣金)

1025
戴 熙(1801~1860) 楷书 唐太宗百字箴
纸本 册页(共二十二页)
识文:唐太宗百字箴。耕夫役役,多无隔宿之粮。织女波波,少有御寒之衣。日食三餐,当思农夫之苦。身穿一缕,每念织女之劳。寸丝千命,匙饭百鞭。无功受禄,寝食不安。交有德之朋,绝无益之友。取本分之财,戒无名之酒。常怀克己之心,闭却是非之口。若能依朕斯言,富贵功名可久。
款识:剑秋大兄先生属,醇士戴熙。
钤印:戴熙(白) 醇士(朱)
题跋:文节公书得力于颜平原,坚劲处乃书入柳诚悬……宣统纪元闰二月,世侄陈豪敬识。钤印:仁和(朱) 陈豪印(白)
签条:戴文节公遗墨。陈豪敬署。钤印:陈豪(白)
出版:《名人墨迹第一种(戴文节公书百字箴)》单行本,中华书局,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
说明:陈豪题跋并题签。
DAI XI CALLIGRAPHY IN REGULAR SCRIPT
Ink on paper, album (twenty-two pages)
Illustrated: Calligraphic Works by Celebrities, Zhonghua Book Company, 1935
Note: Inscribed and titled by Chen Hao.
21×14cm×22
RMB: 100,000-200,000
作者简介:戴熙(1801~1860),字醇士,号鹿床、榆庵、莼溪、井东居士、鹿床居士,浙江杭州人。道光十一年进士,十二年翰林。官至兵部侍郎,后引疾归,主讲崇文书院。诗、书、画均有造诣,与汤贻汾齐名。其山水画名重一时。
跋者简介:陈豪(1839~1910),字蓝洲,号迈庵、墨翁、怡园居士,晚号止庵、止庵老人,浙江杭州人。同治九年优贡生,光绪三年知房县。历官湖北房县、汉川等知县,有惠政。诗、书、画皆工。书学苏轼,画山水意境超逸,花卉功力尤深。子光第、汉第、叔通。
赵之谦信札识文:
1. 龙自然(印文)。龙自然室印先缴上。两额当遣丁去取。未初准入城访书。傍晚再报。敬上伯寅世叔大人。之谦顿首。
2. 说心堂(印文)。说心堂印呈上。泥潦不克趋谒。未识阁帖释文已取得否。秦宜亭有洪更生联。句为郭林宗有书五千卷。郑康成飮酒三百杯。天然汉学居楹帖也。惜其蒙弱。连日当书以呈敎也。之谦谨上。
3. 手示敬悉。不啻锡之百朋也。草率成篇。得大慈悲力。施以七宝璎珞。放之宝光。何幸如之。订本成。当奉览也。复请伯寅世叔年大人安。世愚侄赵之谦顿首。
4. 龙自然室。写龙堂。龙字拟扁。非熟卽俗。勉取抱朴及说苑。拟二名请鉴定。说苑乃叶公事。以自谦则可。若别人拟呈。则大不题矣。实乃搜索枯肠。无可措词。故借以拟陪。如请补缺者之。舞弊而已。伯寅世叔大人。之谦顿首。
5. 手谕敬悉。淸恙宜服散热祛隰之品。勿征速效。暑雨久。则疾病多。须渐俟淸厘。不使留陈菟于内。乃无余患也。沙南双钩。午后必成。其一点本。则须一二日方成。午前当还画债。以省打门催索声也。之谦谨复。
6. 手谕敬悉。各物料谨存。或日内得书再装之。俟谦行有日再缴可也。或移交甘伯亦可。将有可接办也。所以欲缴上者。以近日将收拾书箱。先托友人携归。出月必多俗事矣。曲江赠铜印一枚其意以为砖也。而惜乎谦所有者兼有鼠也。附闻。之谦顿首。
7. 杜诗徧寻无明刻。只文渊有一部。序目稍有破损。而书式尙旧。惟系衬订。不能一套耳。价二十四千文已为付去矣。韦集只宝森有一部。如要亦可成。渠见谦奔走寻访。于是故昂
 其价要二十五吊。可恶之至。书亦衬订有四本。似以不买为是。若辈挟制。必因我急办而来。非缓字不足以破之也。此上伯寅世叔大人。之谦顿首。
8. 笺对及手谕幷四十千均收悉。装裱大约三十千左右。无须如此。容装成再缴余资可耳。郭林宗二语恰好。顷方撰句实无能出奇也。然谦处尙有旧色宣纸。必别出一二以呈。复上伯寅世叔大人。之谦顿首。
9. 昨来三石。乃昌化石之最下者。昌化石韧而懦。印石中不足用。鸡血红者。价大贵。然卽全红。亦不足用也。田黄石亦然。印总宜用靑田石。次则寿山石。靑田坚润。寿山润腻。又未尝不坚且耐久。鸡血昌化田黄田白。满人多钱者。以为珍宝。乍刻今磨如传舍。最可厌也。之谦谨复。戴望论语注一卷呈览。
10. 笺领到。谢谢。侯获碑钩本。必送二分。日内蒸湿。不能动笔也。正中官非官名。下一字亦非造非砖。不得拓本。不能意定也。古专有门下有明堂有东有西。正中则其中道。官下一字。若是押字。则是宋砖耳。之谦顿首。
11. 口无其极屋漏莫知其乡。昨抱不灰木炉卧。今日则帷帐皆水。如露宿矣。位置一炉且无地。谨以油纸包裹缴上。甘伯居室。打穿后壁不能居。左侧破屋又倾其一。依数尙有二日大雨。不知栋榱欲将谁压也。几上琐屑。暂收拾古月轩烟壶一枚。不及配盖子。谨呈淸览。恐深夜砖瓦落。则并无以为奉矣。敬上伯寅世叔大人。之谦顿首。
12. 杨君残碑收到。容卽书跋。刘碑则须细校一过再跋。统于明早缴上。缘午后须出门也。复上伯寅世叔大人。之谦顿首。
13. 手书敬悉。初三后当可雨止。必趋谒也。甘伯近日痔疾大发。不能出门。所事亦须待稍霁。再往询之。或先取书一本来。快观亦好。若冒雨往。则彼又奇货可居。与市侩作交道。非以若远若近之法行之不可也。之谦谨复。
14. 手谕敬悉。蒙奖愧不敢当。容凝神着意书之。得书固难。然缓以待之。出之以有意无意。乃不受气。城北老而不美其术。则是彼旧年故态也。之谦谨复。
15. 酒两尊呈上。果佳与否。尝之始辨。谦实知其外而不知其内也。杜集猝无觅处。当于城内求之。敬上伯寅世叔大人。之谦顿首。
16. 沙南侯获碑两本。东洲诗一本。先缴上。点本成。再当求跋也。次行末一字合两本求之。大似奋字。惜不能钩出。末行第四字。似益亦似善。下具夕形。疑名字。皆未敢定。之谦上。
17. 对印收到。两扇亦望掷下为祷。刁惠公志不知已得否。作古书法。不可无笔。不揣冒昧。以自用者奉上一管。试之尙纯圆。或可用也。伯寅世叔大人。之谦顿首。
18. 敞中新出一书。世说新语陆游本。宋讳全缺。而确非宋本。刻印则精工之至。上有叶石君印章。昨已设法买之。不意突来孙氏子平空相夺。以致价涨至卅金。看来今年买书又须动气矣。然不得已。惟请大力负之。断不为彼窃取以报。元人集子特先奉报耳。听后信。之谦顿首。
19. 列架轴三万。斯堂卷五千。读五千卷得入室。北史崔儦。盈三万轴为多书。插架千元受廛百宋。新堂万柳旧里三松。联句拟成多不佳。请考定然后书。或不合。则再作可也。对纸宽宜作大字。以字少为主。字多则以纸窄而长为古。谦处有旧纸可用也。此上伯寅世叔大人。之谦顿首。
20. 对五言者究不佳。当先书七言者。再书八言者。留大纸。俟得五言句子再书之可矣。戴子高莞子校正。蒙任刻资。则渠一时骤成二书。感激当何似。刻工自以金陵为佳。从一本录出。将来由此寄资最好。胡氏虞氏易消息。底本有二本皆在谦处。呈阅再定。李恕谷大字辨业等书。前已在都中得之。以赠子高。所未见者后集也。绵庄书竟未易得。李程皆颜氏学。由六艺入以接周孔。力辟奄奄一息之候补两庑从祀诸公。故当时道学翁疚之如仇。子高有颜李学记一书甚精。若湘侯见此。必操刀割之矣。海天琴思。飞到扬州。书本又遭大刼。谦因此等人不足比数。故从未笔之于书。玉总之书。不为吃醋。子高不知。直以为过矣。复书当污笔端。述其书矣。
21. 汪晋侯先生。夫卿恭甫两君。未知子高前此书未之及。岂生为刘太守开孙禹贡正字。谦有之未携来。马氏书为书序考略。丁若士遗书为说文龤声部分通合篇。木斋先生臧相。方耕先生。庄存与也。葆琛先生。名述祖。卿珊先生。名绶甲。蒲孙为程秉钊。梦白即周君悦让。徐时栋。不知其人。有此一种诗集。则闻之似宁波不止此一人也。如去年中式之王以关。其著书全无门径。谬妄之极。而吾乡名士荐举浙江经学。极推重之矣。张应昌。字仲甫。今年八十一岁。其人曾谋死幼弟。其弟临死吿以必寻之于科场。故终身不应会试。蒋香泉在浙时曾与同席。席间在靴桶内出诗二首。云是近作。必得请大公祖改正。方敢入集。又云自进署门。卽望见大公祖对联。联句之佳。书法之妙。实此生所未覩云云。蒋甚重之。送洋二千。房屋一所。又借蒋势覇占其戚族之无后者房产。见近时巨公倡道学。乃极推重道学。江苏臬应伯等。大器重之。力任刻资为之刻书。为之钞春秋进呈。又属其选诗之关系世道人心者为国朝诗铎。选诗铎时。逢人见鬼。辄问汝有诗关系世道人心者否。可以列入。己巳回浙时。偶晤于杭州。亦以此相问。某对以向来不曾见及此事。如必要诗。则当作一首。奉贺先生七十八岁娶少妾诗可乎。其人不对而退。总之。世界无道学翁倡率。此辈人又不善趋奉。皆是草腐木朽。无足挂齿。自此辈大开狗粪作场。于是无鼻蜕螂。徧收牛浬马勃。无奇不有。此某所以痛恶道学中堂。而不恨不学之太史也。乞付丙丁。
22. 对及额书医题字均写成。谨呈鉴。写龙堂额不得不系数字。所以防专门日记家之口也。近日绍兴又来一妄男子。携伪宋画豳风图一卷。将到都察院具呈进上。盖彼乡间看戏。久欲效法土戏中所称献宝状元者。岸然道貌。不知羞耻。此等顽石恶树若不力锄。则将来接踵者不知凡几。实属可恨之至。此人颇讲理学。鄙俗而蠢丑。恐柏台诸公又吃魔药。则将来必烦片奏鉴别眞赝矣。故先述之。又有一极无谓事而不可以不吿者。浙江南塘通判明,德字克庵。其第二子文超字翰臣。其一门皆俗不可耐。而文超有徧识当世学人在位通人之志。谦在浙时。忽来投刺。询其所学。.无所知。询其来意。则欲附门下。遂谨谢之。而彼恭谨。甚至一月必十次来。不得已。因携之见曹尊翁。近渠来都。又求见甘伯。今日渠又来乞一言于世叔之前。许其来见。以望见颜色为幸。其意之所指。谦亦不知。而其殷殷之意。实亦拚人中所无。尤与其父兄之道天差地远。其年尙幼。或可望一知半解。未识世叔大人可容渠进谒否。候示下。俟渠来时。再传谕可也。惶恐惶恐。之谦顿首。
23. 雨甚。不能出门。宝森书。容晴后访之。矿字早写。不敢奉上。恐为水损。画先缴小直幅一。案头蒸湿。设色似便。而亦有累。以不速干也。复上伯寅世叔大人。之谦顿首。
24. 铃山集。徧敞肆觅之不得。容再访。昨谕敬悉。印石尙有旧存者。虽不甚佳。尙可用。当卽刻之。惟中唐述山房印似可酌易。此二字义不足。尙且与长恩书屋相比。鄙见可用灵兰之室。四字稍古。且黄帝正名百物。不专主治疚。何能必室中之一无古文字耶。此上伯寅世叔大人。之谦顿首。
25. 昨因吏部不覆准。以为国史馆履历未齐。询之吏部书。则以为伪言。又询之史馆。则竟云未齐。现在设法托吏部书。而史馆则覧难着力。其事非钱不行。又不可以任资。已谆托云楣设法办理矣。谦事短已无几。不敢再烦慈厪。奉谕弥增感激。敬谢敬谢。如临期无可措手。则必再求也。口贵书甘伯明日当往取来附复。之谦顿首。
26. 巳时占城北买书。丑寅卯三传。支未上是朱雀。口文书初传也。于子上是白虎。支神克干事属难成。第二课为丑。又冲支上神。二传冲第四课恐不能成。午时占托买书。亥午子三传。中为财。初末为兄弟。立秋后午已退气。似无其事。初传天空主虚诈故也。随手捻课如此。然此刻天正雨。则课皆无灵。不足信也。对子下午设法去裱。旧锦难得。且亦非分。仍用新锦边可耳。之谦复上。
27. 昨借显微镜。非大者。今日复往敞中借之。尙未得。然以小者照字。觉可见者格外淸楚。则模胡者。或可希冀得一二笔也。匈奴传述吾师车纽。年月正合。惜乎。史文于碑竟无一二字。可以附会也。容再细审至眞无法而后已。对子裱成。其二先奉上。上款只署一处。以墨色未合。故不署矣。大对五言须迟三四日方有。明后两日又有酒食征逐。近实苦矣。敬上伯寅世叔大人。之谦谨复。
28. 昨以俗事。竟日上街。暮归。始读手谕。沙南钩本。奉上一纸求审定。此上伯寅世叔大人。之谦谨呈。
29. 顷自崇眞观归过琉璃敞。对已付装池。上下用仿宋锦。两边绯绫狭条。计工价十六千文。多廿四千奉缴。五日内标成再书句。已拟经神汉圣琴道酒德。金楼玉海石画铜仙。十六字请鉴定。如未合。当再改之。又甘伯云。昨取来之元板苏诗。实价六十金。附复。敬上伯寅世叔大人。之谦顿首。
30. 字下一文仅存两竖。不敢定下一文。张藏仅存上半奞。吴本则犹留田字之半。悬壁间侧视之则见。然不敢以为确当也。复上伯寅世叔大人。之谦顿首。
31. 手谕敬悉。灵枢经尙未细阅。今日晨起。卽料理工匠等。未及作字。书医题字或明日送上也。稍迟卽须往敞中还书帐。雪口等书晚间再报。瓷器五色者遇必买之。惟明瓷不易得耳。复上伯寅世叔大人。之谦顿首。
32. 闻见一隅录。此夏炘之确供也。其思路与林昌彝一孔出气。实近来求名者之定式。不为所动者几人哉。故不学可恶。而托名道学尤可恶。使天下不学之徒藉作一重。颜甲。是直逋逃主也。湘乡公所重三大儒夏杨方。若益以林与强。可称五鬼搬运法矣。沙南石刻尙未勾。明早必呈上也。之谦复上。
33. 来示及钱帖十六千均收。昨谭及五松园。则有现成典故可用。故拟改之耳。不改亦无不可。城北不探。亦是办法。然亦不可不知东坡踪迹也。谦自有旁敲侧击之术。不碍也。谦谨复。
34. 戴君刻书。蒙赐六金。先代领代谢。俟便卽寄。今午接津门信。酒已发至通州。亦嘱胡云拓设法运来。不知日内有便否。又不知酿之果佳与否。若如近时绍兴名士。则大笑谈矣。谦顿复。
35. 北集价二金收到。碧眼原不足校。所以为此言者。实恨其一夺耳。谦向来于夺书者。必恶之。亦气质之偏。宋儒所戒也。范集今日必往探之。之谦顿首。
36. 银一封收到。此款须汇齐促寄。陆续交谦处收。尽可缓受也。城北书似有可图之机。惟闻前日有际会堂客往彼一买。忽又狡谲耳。然谦等在此以腾挪之法处之。且看风色办理。不能必得。亦不至终无着也。谦顿首复。
37. 桥西杂记已录毕。先缴上。顷正缮序跋也。下午再呈。昨两示具悉。裱价止三千文。余十七千奉缴。印石劣不能用。已觅得一石。明后日卽刻呈。原石亦缴上。画则须俟天稍燥。则苍蝇在屋外。否则画未毕。而彼先点苔矣。之谦敬上。
38. 顷自敞中归。钱十六千及两谕均悉。东坡所买皆殿本。及墨与卷册。不曾及书。此路可无虑。城北书敞中人同声。惟利是视。东坡不舍钱。更无虑苏诗事。须甘伯往商以归一手。若换人去说。则彼又变样子。城北鬼域之流。非着着细心不可也。叶氏苏诗。陈处竟无一人可往探者。不知陈尙有至交如周叔云者否。复上伯寅世叔大人。之谦顿首。
39. 不悉在敞中。似此已为佳拓。汪泉孙家有全拓。似可求之。谦本有明拓本一分。为均初夺去矣。伯寅世叔大人。谦再复。
40. 尧元载甲辰。游龙杖。施愚山不吝过。右旋白螺。三鱼堂。此五条拟删。请鉴定。
41. 手谕悉。甘伯已愈。明后日可出门矣。方氏于昆绳王李皆为传。而改易其事实言行。皆不足信。姚之诋人集中似有之。不能记矣。仆近二十年中。屛弃此等人集不观。故不敢信其有无也。颜习斋名元。博野人。其所著曰四存编。只一套。书不易得。后谕又悉。东原受诋虽甚。而其学实足自。且其门下一王一段。遂为不祧之宗。夏圻亦深恶东原。因其道尊而德盛一时。不能排倒也。故理学家恶东原者知识稍好。恶西河者昏愚之子也。之谦复上。
42. 积雨不能出门一步。亦无一客来。闷坐偃卧。寐无闻见。甘伯痔亦湿疚。非雨霁数日不能愈也。明日午后如不开霁。则大有水象矣。秋间必旱。天事亦委靡少整顿矣。复上伯寅世叔大人。之谦顿首。
43. 客星山刻石先缴。左侧略缀数字。释文自疑。不敢妄注其下。谨将草稿呈鉴。作一夕话。听之可也。伏乞裁正掷还。留为聚讼资。幸甚幸甚。萧阙迟十日卽缴。日内实无暇。非有他意也。敬请伯寅世叔年大人安。世愚侄谦顿首上。
44. 手谕悉。顷事所谓敬其主以及其使也。谦正以不克一一徧酬之为歉。又初试为大夫之道也。黄山志尙可阅。中有牧斋文呈上。甘伯明早趋谒。附及。复上伯寅世叔大人。之谦顿首。
45. 手谕敬悉。客星石刻明日准缴。萧阙实未摹出。缘日内有友人南归。为之料理零碎。十日未尽也。同乡李郞中集。闻尊处将就刻成。有友人嘱询其书。幷乞示之。复请升安。世愚侄谦顿首。
46. 盂鼎铭勉释二一。书于上方呈览。未知有当否也。昨书二册已还之矣。属其捜出残本再看也。此上伯寅世叔大人。之谦顿首。
47. 手谕悉。碑文事迹必在末行。奈无两字连属者。遂无能用思虑索之。第三行次字若释马。则首一字必是司字。而三字难定。凤字必人名。伯奋以下当有二字。属地名矣。不得全拓。究难臆断也。谦谨复。
48. 黄氏日抄头套。事文类聚头套骤呈上。如要留之。如不要付还。以便明日还之。据三槐堂云。尙有残本宋元旧刻数种。俟检出再看。因藏伊栈房内故也。碑读过。承宠招。廿四日必早到来陪也。之谦谨复。
49. 侯碑静对一日。竟不能释余字。惟第二行字下确是祖字。三行第一字似姑字之半。第五字是凤。余竟不能辨。昨已细察纸背。奈拓工太草率。亦无痕迹也。甘伯午后方出城。谦谨复。
50. 手示读悉。碑文自难识。非得一整纸精拓不能辨。石在路旁。风沙所蚀。溯文与刻文相混。释文者俱不免是其所非。而非其所是。古今同病。虽得精拓。又不如手摸其文也。□、之谦同叩。
51. 吴本合勘。则第三行首一字是考字。次乃兼字。第四字似□疑代字。凤下一字在吾与名之间。然总不合文义。顷向友人借大显微镜。俟来再照之。谦旁晚又须出门。明午必有以报命也。之谦谨复。吴本先缴。
52. 宝石家书价十二两口收交。下午当转交。顷正校刘碑宋太守跋。并不伤汉刻。惟无盐太守四字眞不可解耳。之谦复上。
53. 昨书已详复。两纸对亦书矣。墨不漧。须午后呈上也。昨占今日午后可望霁。顷占晚间又恐雨矣。观天色。亦以雨为准也。八言对改两字似较妥。插改移。受改分。已书之矣。若能易五言为七言作。邺侯架上轴三万。温国堂前卷五千。则语气足。而句子熟且俗矣。故不如弃之。侯无意中获句再书。屛当侯天霁再书。几席皆潮湿。墨胶又易坏。作书又不肯漧。不能不稍后也。胡氏书呈上。此书始末。钱氏曝书杂记详之。之谦顿首。
54. 序已拟成。请鉴定。跋则略述大槪而已。夏仲子书。夫已氏处有之。为平道所赠。有人来报过。云有满纸臭气之评。似可取而观之。胡季翁已归道山。甘伯今日进城。必有数日忙。访书须缓。梅溪集明日必往设法矣。之谦顿首上。
55. 少白先生集已缀数字。呈缴。先生实谦生平第一导师。惟所志不同耳。曾撰遗事一篇。稿久失去。将来尙须重作。以先生自言有一箧草稿皆玫证今古之作。不得其人校录。及谦至。则曰校录得人矣。以数推之。又云虽校录亦必不存。遂问不与近。则无可问矣。先生晚年专讲数。其诏谦为非科名中人则大定也。谦谨上。
56. 论古斋谢宣城集。明板。染色。校亦非义门字迹。惟上有何焯及E瞻印二个。索价四十金。书品旣坏。装订又劣。不足取也。据该店云系西头人家寄卖。不肯说姓名。之谦谨复。
57. 昨九下钟始返寓。手书读悉。纸甚可用。屛纸稍薄。然谦处有可易也。容即书成呈上。联句拟后呈鉴再书。谦处书皆极熟者。说文一切经有义之类。此次不带书来。又不买添。惟癸巳存稿在行医。欲重阅一过。可来取明斋小识一套。乃靑浦人作。尙不俗恶。奉上。泻起于湿。服建妆可止。甘伯系痔发下血。尙不碍也。复上伯寅世叔大人。之谦顿首。
58. 子高处颜李书。皆昔年在都中购与之。所不得者。后集及□庄书耳。此时竟难得。如觅得必呈阅也。方氏文最谬者。书左忠毅逸事近于戏场审口。且非事实。而世俗咸爱之。以为有声有色。眞不可解也。其学本无取。谦复。

版权声明   西泠拍卖网上刊载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报导、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软件、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以及为注册用户提供的任何或所有信息,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及适用之国际公约中有关著作权、商标权、专利权及/或其它财产所有权法律的保护,为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
 未经西泠拍卖网的明确书面特别授权,任何人不得变更、发行、播送、转载、复制、重制、改动、散布、表演、展示或利用西泠拍卖网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西泠拍卖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特别地,本网站所使用的所有软件归属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所有, 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及国际版权公约法律保护。除经本网站特别说明用作销售或免费下载、使用等目的外,任何其他用途包括但不限于复制、修改、经销、转储、发表、展示、演示以及反向工程均是严格禁止的。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及相关法律追究经济赔偿和其它侵权法律责任。
特别声明   任何使用者将西泠拍卖网展示的拍品图品及其衍生品用于非商业用途、非盈利、非广告目的而纯作个人消费时和用于商业、盈利、广告性目的时,需征得西泠拍卖网及/或相关权利人的书面特别授权。应遵守著作权法以及其他相关法律的规定,不得侵犯西泠拍卖网及/或相关权利人的权利。

客服电话

客服邮箱

联系客服  
 
问题内容 注:
文字内容不得超过300字
 
电话邮箱
 

验证码

看不清楚再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