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拍卖预展及结果 > 拍卖预展 > 西泠印社2019年秋季拍卖会 > 中国书画古代作品专场> 赵之谦(1829 ~ 1884)致潘祖荫信札册五十七通 及潘祖荫回致赵之谦信札册
 
分享到:
 

赵之谦(1829 ~ 1884)致潘祖荫信札册五十七通 及潘祖荫回致赵之谦信札册

图录号: 1026
估价RMB: 3,600,000-6,000,000
成交价RMB: 9,200,000(含佣金)

1026 
赵之谦(1829 ~ 1884)致潘祖荫信札册五十七通 及潘祖荫回致赵之谦信札册
纸本 册页(二册共一百零二页 赵之谦五十七通六十一页,潘祖荫十一通四十一页)
钤印: 说心堂(朱) 龙自然室(朱) 蠠慕斋(朱) 古錞于室(朱) 口穷室(朱) 月电庵(朱)
签条:潘文勤寄赵撝叔信札。
鉴藏印: 三代古陶轩(白) 文字之福(白) 袁守谦印(朱) 止于至善斋(朱) 曾为止于至善斋所有(朱)
出版:《明清书法丛刊》第八卷整卷图版,江兆申编,二玄社,1987 年。
著录:《明清书法丛刊》别卷P48-53,江兆申编,二玄社,1987 年。
说明: 本拍品含赵之谦致潘祖荫信札一册五十七通六十一页,潘祖荫回致赵之谦信札一册十一通四十一页,共计六十八通一百零二页。
袁守谦旧藏并跋。
赵之谦与潘祖荫的关系历来是金石学之重。赵之谦是潘祖荫的幕僚,与胡澍一同北上投奔他。在他们密切交往的数年间,正是赵之谦所见最富,并学以致用的黄金年华。现存赵之谦的遗迹无不见潘祖荫的影响,然因身份并不对等,在潘祖荫刊刻的文字中,却很少提及对方。
按今天艺术史的角度来说,潘祖荫像是赵之谦最大的赞助人。潘祖荫指令赵做一些金石考藏,以备更好地参与到晚清官员的文娱活动中。而赵在帮助潘打理金石的过程中,也常常把自己的金石理念,尤其是印学思想灌输给潘。换句话说,赵之谦的印风是如何形成的,潘祖荫的金石理念是如何塑造的,这两个对金石学、印学影响巨大的问题,要仰赖他们双方的未刊信件——这也是互致信札的意义所在。
譬如,赵之谦是青田石材的有力推动者,青田之兴即是文人篆刻之兴。在这批信中,赵之谦多次论及治印用石问题,如“印总宜用靑田石,次则寿山石,靑田坚润,寿山润腻”,又说“鸡血、昌化、田黄、田白,满人多钱者以为珍宝”。同时多处可知,他对石材的质量颇有要求。又如多次提及为潘祖荫治印之事,所谓理念与实践如出一辙。“龙自然室”、“说心堂”都是为潘作的名印,二印钤于信札之上,不仅可谓最初印本,更是言及钤印方式:“用印不妨手重,垫纸亦不碍厚,以深故也。”等等。
对于潘祖荫来说,印章显然不是主要的金石活动。对看潘祖荫札可知,碑帖及青铜拓片的考释仍是其最关心的。大盂鼎不仅是潘祖荫最重要的收藏,更是晚清金石圈的重大事件,赵在信中也有提及。其他校碑、校帖者更稀松平常。其中,赵之谦谈及用西洋显微镜看原物的方法。“昨借显微镜,非大者。今日复往敞中借之,尙未得。然以小者照字,觉可见者格外淸楚。则模胡者,或可希冀得一二笔也。”
刻书、藏书无疑是精英文人最重要的本业。由信可知,潘祖荫总是吩咐,赵之谦也总是主动搜罗。如“杜诗徧寻无明刻,只文渊有一部”、“尙有残本宋元旧刻数种,俟检出再看”。搜罗事关鉴藏:“论古斋谢宣城集,明板、染色。校亦非义门字迹。惟上有何焯及屺瞻印二个。索价四十金。书品旣坏,装订又劣,不足取也”。赵还讲述了与书商打交道的办法:“则彼又奇货可居,与市侩作交道,非以若远若近之法行之不可也”。
作书作画对赵之谦来说是谋生手段之一,在双方信札中,都讲到为潘祖荫作画、赠他书画之事。潘祖荫仅言感谢,赵之谦则如有画论:“画则须俟天稍燥,则苍蝇在屋外,否则画未毕,而彼先点苔矣”,附带十足幽默。另有数通信札也讲及如何书联:“对纸宽宜作大字,以字少为主,字多则以纸窄而长为古。谦处有旧纸可用也。”
伴随着创作交谊,书画鉴藏、交易更成为日常的服务关系。除了以上帮助潘祖荫买书,一同探讨鉴定,也常常参与实际装裱活动。“顷自崇眞观归过琉璃敞。对已付装池。上下用仿宋锦,两边绯绫狭条。计工价十六千文”。“对子下午设法去裱。旧锦难得,且亦非分,仍用新锦边可耳。”
赵之谦在信中称“先生实谦生平第一导师”。按赵之谦的性格,既是狂妄有才的,又是“为五斗米折腰”的。他们既是上下级,又是友人——不然赵之谦也不会常常送酒。这酒当是绍兴老家的黄酒了。总之无论哪一面,都算是这对重要金石关系的真实写照。
ZHAO ZHIQIAN AND PAN ZUYIN LETTERS
Ink on paper, album (two albums)
Illustrated: Calligraphy of Ming and Qing Dynasties, vol. 8, Nigensha, 1987
Literature: Calligraphy of Ming and Qing Dynasties, Anthology, pp. 48-53, Nigensha, 1987
尺寸不一(册页尺寸:31×18.5cm 36×22.5cm)
RMB: 3,600,000-6,000,000
作者简介:1. 赵之谦(1829 ~ 1884),字益甫,后字撝叔,号冷君、无闷、悲盦等,室名二金蝶堂,浙江绍兴人。咸丰九年(1859)举人。精于书画篆刻、金石考据学。书宗北碑,画学徐渭、陈淳等写意画风,印章取法“印外求印”,各方面造诣突出,为一代宗师。为近代六十名家之一。
2. 潘祖荫(1830 ~ 1890),字伯寅,又字东镛、凤笙,号郑盦,又号龟盦、龙威洞天主,室名八囍斋、功顺堂、滂喜斋、汉学居、攀古楼、八求精舍、芬陀利室、龙威洞天、二十钟山房,谥文勤,江苏省苏州府吴县人。咸丰二年探花,授编修,累迁侍讲学士。官至工部尚书,军机大臣,加太子太保衔。富收藏,善书法。
鉴藏者简介:袁守谦(1904 ~ 1992),字企业,湖南长沙人。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投身军界,曾任国民党第六届中央执行委员,1949 年去台后任国防部长,交通部长,国民党中央常委,台湾“总统府资政”等职。

版权声明   西泠拍卖网上刊载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报导、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软件、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以及为注册用户提供的任何或所有信息,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及适用之国际公约中有关著作权、商标权、专利权及/或其它财产所有权法律的保护,为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
 未经西泠拍卖网的明确书面特别授权,任何人不得变更、发行、播送、转载、复制、重制、改动、散布、表演、展示或利用西泠拍卖网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西泠拍卖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特别地,本网站所使用的所有软件归属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所有, 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及国际版权公约法律保护。除经本网站特别说明用作销售或免费下载、使用等目的外,任何其他用途包括但不限于复制、修改、经销、转储、发表、展示、演示以及反向工程均是严格禁止的。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及相关法律追究经济赔偿和其它侵权法律责任。
特别声明   任何使用者将西泠拍卖网展示的拍品图品及其衍生品用于非商业用途、非盈利、非广告目的而纯作个人消费时和用于商业、盈利、广告性目的时,需征得西泠拍卖网及/或相关权利人的书面特别授权。应遵守著作权法以及其他相关法律的规定,不得侵犯西泠拍卖网及/或相关权利人的权利。

客服电话

客服邮箱

联系客服  
 
问题内容 注:
文字内容不得超过300字
 
电话邮箱
 

验证码

看不清楚再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