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动态

2020西泠春拍 | 记高山寺旧藏南宋整纸拓本《禅宗祖师顶相图》
时间:2020-08-04 07:27:43  作者:  来源:

8月7日 A厅

15:30  古籍善本 · 金石碑帖专场



扫描二维码

查看专场图录



肖像画作为中国古代人物画的一部分,向有“写真”“真”“传神”“影”等各种称法,但禅僧的肖像画却有一种特定称谓——顶相。所谓顶相,原指释迦牟尼佛头顶的肉髻,为“三十二相”之一,后用以尊称禅宗祖师的肖像。在法嗣传承中,顶相作为重要的传法信物,会连同衣钵一并传给弟子,以证明法系之正统;同时,祖师顶相在宗教仪式中还具有缅怀和祭祀的功能,也是寺院影响力的重要体现,因而在最讲究传承的禅宗发展史中有着特殊地位。此外,顶相又属于佛教肖像画范畴,故而也颇受佛教美术乃至艺术史研究者的关注。


佛祖顶相的早期拓本,属于极为罕见的佛教艺术品,国内寺院以及各大博物馆皆已无存,故西泠秋拍中的这套日本高山寺旧藏的宋拓禅宗祖师顶相,显得尤为珍贵。此组拍品为禅宗五代祖师——二祖慧可、三祖僧璨、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六祖慧能的宋代顶相拓本,1套5轴。画像上方以端整的楷书阴刻祖师生平,行十五至十八字不等,师名下方刻有“相红白色”、“相淡黄色”等字样,故此套拓本应是依据设色画像摹刻上石的。画面下半部为祖师半身肖像,采用阴刻与阳雕相结合的手法,线条流畅挺拔。拓片墨色极旧,其中衣纹部分以浓淡墨相间的镶拓法制成,尤其是人物肩部的披纱,采用了柔活轻灵的蝉翼拓,静中显动,达到了高妙的艺术水平,在南宋拓本中独具标格。


▲2020西泠春拍 古籍善本·金石碑帖专场

Lot 384

高山寺旧藏宋拓《禅宗祖师顶相图》

南宋浓淡墨镶拓本

1盒5轴

纸本

著录:(日)神田喜一郎著,《墨林闲话》,30页、31页间之插页“六祖慧能顶相(宋拓本)”。

参阅:(日)森克己著《宋拓六祖像与明兆画风》,载《画说》26号,1939年2月。

81cm×40.5cm×5


在日本的“请来美术”中,拓本属于特别珍贵的一类。从入唐八家开始,唐宋时代到访过中国的日本僧侣,从中国请回了大量佛教经典、仪轨以及图像,其中即包含了部分拓本。这些拓本与其它文物一样,对日本美术乃至日本文化都产生了重要影响。拓本中以中土高僧及寺院碑文为多,如《慈觉大师在唐送进录》著录“扬州东大云寺演和尚碑一帖”、《入唐新求圣教目录》著录“大唐故弘景禅师石记一卷”等八种石碑拓本、《惠运律师书目录》著录“不空三藏碑一卷”等八种、《开元寺求得经疏记等目录》著录“福州开元寺新造浮屠碑并叙一卷”等,这些均属于唐拓。有关宋拓本的记录,成寻在《参天台五台山记》卷八,熙宁六年五月二十六、二十七日条,记载了他在灵隐寺获取“碑文一张”的经历,此北宋拓本。京都泉涌寺的俊芿(1166-1227)法师,入宋求法带回宋代书籍“二千一百三卷”,其中即有“释迦三尊三幅碑文……杂碑等不能委记”,此南宋拓本。这些传入日本的唐拓和宋拓,大多已经亡佚,留存下来的极为稀少。无论是石刻法书还是石刻线画,早期日本传承的拓本多都未经剪裁,保留了“一铺”、“一幅”、“一张”的形态,最大限度地使拓本原貌得以保存,因此珍若拱璧。


日藏宋拓本最丰富的是东福寺,如有苏轼《明州阿育王山广利寺宸奎阁碑》(1091,现藏宫内厅书陵部)、道潜《明州天童山景德寺转轮藏记》(1093,现藏宫内厅书陵部)、宋高宗《明州阿育王山佛顶光明塔碑》(1133)、释正觉《明州天童山景德寺新僧堂记》(1142)、宋孝宗《御书碑太白名山》(1178)、《赐问佛照禅师语碑》(1179)、《赐佛照禅师颂》(1180)、《和灵隐长老偈》(1182)、范成大《赐佛照禅师诗碑》(1181,现藏宫内厅书陵部)、蒋灿《大圣等慈普照明觉大师之传碑》、《日本国丞相藤原公舍经之记碑》等。此外寺院偶有遗存,如建仁寺藏宋拓《三自省》(石桥可宣笔),皆为日本重要文化财。我们注意到,上述日藏宋拓皆属于法帖一类,人物图像的古拓极为罕见。如此看来,东福寺栗棘庵所藏初祖达摩至六祖慧能宋拓六幅以及现身西泠的这五幅宋拓禅宗祖师图,就显得特别珍贵。它们不仅是现存最早的禅宗顶相拓本,也是现存最早的石刻肖像画拓本,具有珍贵的文物价值。


(左)东福寺栗棘庵藏宋拓六祖顶相(右)西泠本宋拓六祖顶相


(左)东福寺栗棘庵藏宋拓二祖顶相(右)西泠本宋拓二祖顶相


日本东福寺栗棘庵现藏有宋拓六祖图一套(六幅),日本学者森克己曾作专文考证,指出此拓乃入宋僧佛照禅师白云惠晓(1223-1297)在弘安二年(1279)与著名的南宋《舆地图》拓本(日本重要文化财)一并从宋代携归日本的。拓本上部的碑传为宋代书风,祖师像的构图、线条、墨色等也均为宋代风格。森氏还将之与日本高野辰之所藏宋末古拓相比,认为两者在浓淡拓法的工艺上非常接近。东福寺善慧院住持还指出,佛照禅师的所有物品(包括这套拓本)均在其引退后保管于北山圣寿庵,至日本中世始移至栗棘庵以至今日。日本寺院有口耳相传的传统,东福寺为京都名刹,堪称宋代文物的宝库,其住持所说当亦有所凭据。参照森克己的考证,栗棘庵本作为宋拓当可信凭。


(日)森克己著《宋拓六祖像与明兆画风》,载《画说》26号,1939年2月


今将栗棘庵本与本拍品相对照,二者虽略有差异,但显然属于同一系统。而就画图细节及捶拓工艺而言,则以本拍品为优。如栗棘庵本中二祖着衣上部两侧衣褶处均作深墨色,而西泠本则作淡墨处理;栗棘庵本六祖慧能的头巾、着衣皆为深墨色,西泠本着衣右侧则以淡墨处理。比较而言,显然西泠本的拓工更细,层次分明,更为接近画作面貌。


从绘画史上来看,单幅禅宗六祖像的创作虽说在唐代已经出现(见《益州名画记》张南本、邱文播、僧令宗条),但是以六祖法脉为根基的列祖像,则要到北宋时代才开始。现存最早的例子是高山寺所存《达摩宗六祖师影一纸》,根据的即是北宋政和元年(1054)的六祖图版画。此后著名的列祖像还有《传法正宗定祖图》(东寺观智院藏白描画,亦本于宋画)。这些祖师图中往往出现弟子,以明师资相承,与后世仅仅描绘祖师全身或半身的独立画像有所不同。自南宋中后期开始出现独立的祖师群画像。如《偃溪广闻禅师语录》(1089-1163)的“传灯三十五祖图”、《天目中峰明本广录》(1263-1323)的“二十八祖像”、《楚石梵琦禅师语录》(1296-1370)的“三十三祖像”等等。《天目中峰明本广录》卷八“佛祖赞”条,还记载了杭州妙行寺的“祖师会”:“杭之妙行寺,尝集五宗传道之师遗像数千轴,每遇岁旦展挂,缁白瞻礼,目之曰祖师会。有好事者,图少林至天目直下相承二十八代祖师遗像。岁遇少林讳日,荐羞粢盛,以酬递代传持之德”。这虽是元代的记载,但可以推想在南宋后期,类似的展观禅师顶相的“祖师会”也一定存在。东福寺本和西泠拍卖的宋拓禅宗祖师顶相,应当就是日本僧侣请回后加以展挂瞻礼的文物遗存。

(左)西泠本宋拓六祖顶相(中)聚光院藏大鉴慧能禅师像(右)崇福寺藏大鉴慧能禅师像(明兆款)


(左)西泠本二祖慧可顶相(右)孤篷庵藏二祖慧可像


(左)西泠本三祖僧璨顶相(右)孤篷庵藏三祖僧璨像


此种禅宗祖师图拓本对日本的佛教绘画产生了很大影响。根据森克己的研究,日本著名画僧明兆(1352-1431)的《释迦三尊三十祖图》,其中达摩至慧能六位祖师的构图即来自东福寺栗棘庵本。此外,日本各大禅寺往往也有相关临本,如福冈崇福寺藏云谷等益(1591-1644)《二十八祖像》(内六位祖师)、京都大德寺养德院藏《达摩像》、聚光院藏《大鉴禅师像》等,均与此组拓本有关。虽然拓本的原作者无从知晓,但其画作在宋代江南禅林中流行,以至出现众多碑刻,必非俗手。宋拓本禅宗祖师顶相图,不仅具有珍贵的文物价值,对研究中日佛教绘画也具有重要学术价值。



(左)阮元《两浙金石志》中相关记载(右)孙星衍《寰宇访碑録》中相关记载


国内古寺所存石刻中仅有零星顶相,如少林寺藏宋黄庭坚书《达摩颂》碑首之像、金元光二年(1223)祖昭绘《二祖慧可大祖禅像》石刻、广东曹溪南华寺及广州光孝寺的六祖慧能石刻(前者宋刻,后者元刻)等,但均属单刻,往往仅为一人,高古拓本皆未见存世。关于国内祖师顶相的丛刻,据阮元《两浙金石志》卷九记载,宋鄞县(今宁波)延庆寺至清中期时尚存初祖达摩、四祖道信画像石刻二种(见《宋延庆寺初祖达摩大师画像》《宋延庆寺四祖信大师画像》),其中《四祖信大师》下方刻有“相红白色”,阮氏跋云:“右画像上刻赞十五行,正书,在鄞县。此题延庆寺有初祖四祖字,想二十八祖据有传刻,今存者止此二石也。”《两浙金石志》卷九收录南宋绍兴丁丑(二十七年,1157)至淳熙己亥(六年,1179)金石文四十九种,从相关位置来看,阮元推定延庆寺所存二位祖师石刻像的时代当在淳熙初年(1174)左右。又孙星衍《寰宇访碑録》卷八载:“延庆寺罗汉像记(小注:钱竹汀詹事云,寺中尚有石刻,初祖达磨及四祖信大师像皆有题记,不着年月,当亦宋刻也。)浙江鄞县”。钱竹汀即著名史家钱大昕(1728-1804),阮元之说或本于钱氏。钱大昕精于石刻,其说当可信从。从《两浙金石志》所载碑文行款及碑传内容来看,延庆寺所存的宋代淳熙年间石刻祖师像与西泠拓本相合,二者应属同一系统,时代亦当相近。



拍品附神田香岩亲笔题跋一纸,记此拓流传之原委,翻译如下:


此宋拓五祖像墨本,亡友畑柳平翁旧藏也。翁曰此高山寺所传也。翁殁后,余于文石堂书肆重见之,因购得,命工装裱,以纳之秘籍。装潢者,奥村善七也。香岩居士识。


由此可知,该拓本乃高山寺旧藏,明治时期曾归京都博物馆文物鉴定专家畑柳平所藏(此时已缺初祖达摩像)。畑柳平著有《不如学斋札记》,乃天保六年(1835)至十年日记,其中多有京都古寺寻访书画记录,精于赏鉴,允称好古之士。畑柳平殁后,此拓本在文石堂售卖,友人神田香岩得以购藏并重新装裱,此后一直在神田家族传承,由神田喜一郎(1897-1984,著名汉学家)、神田信夫(1921-2003,著名史学家)相继收藏,可谓流传有绪。



神田喜一郎著,《墨林闲话》,30页、31页间之插页“六祖慧能顶相(宋拓本)”



如前所述,与宋版古籍相比,日本所藏宋拓数量少、质量高,且多为整拓,未经剪裁,故极为珍稀,多已列入日本重要文化财。高山寺作为宋版书的收藏重镇久为人知,而宋拓收藏仅知《清凉国师十愿文》。西泠秋拍中此套宋拓禅宗祖师顶相图,属于新发现的高山寺旧藏宋拓,弥足珍贵。此套宋拓石刻五祖顶相图,与2014年西泠秋拍中的宋拓木刻本《善财童子变相经》,均展现宋代绘画及工艺之精华,适称双璧。此套拓本应是根据南宋后期寺院碑刻捶拓、而由入宋求法的东瀛僧侣带回寺院者,历经七百余年保存至今,堪为法宝重器,藏家自当宝之。


2014年西泠秋拍拍品


上一篇 1058万成交,“冬心砚”创文人砚拍卖纪录! 2020西泠春拍丨中国历代钱币专场精选——清代雕 ... 下一篇

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西泠拍卖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西泠拍卖有限公司网站(西泠拍卖网),转载请注明“来源:西泠拍卖网”。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西泠拍卖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西泠拍卖网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西泠拍卖网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证明,我们将会尽快移除相关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