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动态

2021西泠春拍丨苏州贵潘藏曼生壶及吴昌硕题《松窗煮茗》全形拓画卷
时间:2021-06-29 10:05:24  作者:麇惊  来源:西泠拍卖


道在瓦甓 曼生延年

贵潘旧藏 缶翁寄兴

自陈鸿寿至吴昌硕

文人紫砂 · 路无界


我们在对珍品的搜求中,一直在试图探索紫砂艺术的讨论空间究竟有多大。法潜其内,情溢其外,昔年风物是否仅供追忆?上几期,我们从子冶石瓢向曼生的致礼,观摩文人紫砂史代际传承;藉虚斋珍藏名陶,体味修禊雅集的远去以及民国文人对传统生活的眷恋。


今春西泠拍卖迎来一对珍藏:

杨彭年制、陈曼生刻阿曼陀室款紫泥半瓦当壶

吴昌硕篆书引首、胡祥绘、潘遵祁跋《松窗煮茗》图卷及李锦鸿制全形壶拓

苏州老户释出,同治至光绪时期刊刻苏州潘氏文集中两度明确记载,一组两件,得遇灵踪。






▲2021西泠春拍

清中期·苏州潘氏旧藏陈曼生刻、杨彭年制阿曼陀室款半瓦当壶——附吴昌硕题、胡祥绘、李锦鸿手拓《松窗煮茗》图全形拓手卷

款识:阿曼陀室(底款);彭年(把款);曼生(刻款)

镌刻:合之则全,偕壶公以延年。曼生铭。

书画识文:1.松窗煮茗。光绪戊戌岁寒安吉吴俊卿篆于石人子室。

俊卿大利(白);昌硕(白);虚室生白吉祥止止(朱)

2.松窗煮茗图。戊戌冬十二月,琴庵胡祥。

胡祥(白);琴盦(朱)

3.好将美意祝延年,劫后依然幸瓦全。若问壶中闲岁月,一瓯刚醒午时眠。平生不解腋生风,饭罢聊资涤滞功。却喜萧斋多韵事,香炉酒盏更诗筒。乙亥立秋后三日,髯圃自题。冉冉有云气(白);遵祁(朱);潘顺之(白)

可涤十年肠胃(朱);五湖七十二峰中人(白)

4. 锦鸿所搨(白)

著录:《西圃集》卷十、《西圃续集》卷二,()潘遵祁撰,清同治十一年至光緒二十三年递刻本。

尺寸:高8cm 长15cm


款识简介:1.彭年,杨彭年,清嘉庆、道光间宜兴制壶名手。荆溪人,生卒不详。彭年弟宝年、妹凤年,都是当时制壶高手。一门眷属皆工此技,名闻一时。彭年善于配泥,所制茗壶,浑朴工致。传大彬手捏法,虽随意制成,仍具天然之致。嘉庆间陈曼生做宰溧阳,与彭年合作制壶,世称曼生壶,为世所珍。彭年后又常与瞿应绍、朱石梅、邓奎等人合作制壶,所做之器皆为佳品。

2.曼生,陈曼生(1768-1822),清浙江钱塘(今余杭)人,名鸿寿,字子恭,号曼生,一号种榆道人,曼公,曼龚,夹谷亭长,胥溪渔隐等,西泠八家之一,善书法,篆刻,嘉庆十六年(1811)左右,任溧阳县宰,好紫砂工艺,自绘紫砂壶十八图样,请杨彭年及杨之弟妹并邵二泉等制壶,自在壶上刻铭,称曼生壶

3.阿曼陀室,为陈曼生房室名,在陈曼生自书的尺牍书页上,钤有阿曼陀室印章。民国李景康、张虹《阳羡砂壶图考》:尝疑阿曼陀室为曼生室名,而苦乏左证。去春因研究曼生书法,叶子次周出其尊甫所藏曼生墨迹尺牍十数通,牍尾赫然有阿曼陀室印章,始知曩者所疑果获证实。或疑曼生去任(溧阳县宰)后,以阿曼陀室印贻彭年,姑备一说。


文人审美意趣对紫砂发展有决定性的作用。自曼生壶始自出新意,仿造古式,紫砂艺术体现出晚清碑学影响下的金石气质,从阮元欣赏提拔的陈鸿寿、张廷济等一大批诂经精舍生,到张之洞、吴大澂、黄彭年等封疆大吏、学界巨擘,再到任伯年、胡公寿、吴昌硕等海派职业艺术家,对紫砂陶的痴迷超越了一般的程度。(《清代中晚期文人交游与紫砂艺事考》)


一壶一卷子,陈鸿寿、吴昌硕两位巨匠首尾遐观。


吴昌硕五十岁左右篆书留存本就难得,贵潘三十一世潘遵祁,为何两度作诗作词提及此壶此拓?


吴大澂专属的勋像画家胡祥,为何笔转文路,绘此书斋图卷?


松窗煮茗图连带着其中三所——壶公所指(李)锦鸿所拓贵潘所藏也有相当值得分享的内容!物拓相应,图文相合,灵踪可攀。


松窗煮茗,石人子室,艺圃掌故,当时志节。

试作遐观:是慰畴昔,是慰侨寓,是慰宿愿。


钱叔美,字壶公

偕之则意延年


半瓦壶的创意取自汉瓦当。在各式曼壶的壶铭中,延年半瓦壶铭的内容,显得多变而且丰富。茶赋百味,曼生将半瓦壶铭围绕着,展开多样诠释,形成丰富的味外之味(以下壶铭录自《曼生与曼生壶》):


一、合之则全偕壶公以延年。(见本壶)

二、注以丹泉饮之延年。

三、不求其全迺能延年。

四、不全为全,非人乃天,全人肩肩。

五、不员不㩾,不为瓦合,彊饮则吉。


参阅:上海博物馆藏延年瓦当曼生壶、《宜兴紫砂珍赏》载延年瓦当曼生壶


曼生对延年半瓦的意象进行了多重阐释,进一步拓宽了飞鸿延年壶的构思。飞鸿延年壶、以及曼生刻飞鸿延年自用章有着明确的指向。延年——被看作是曼生创立的、自我指涉的符号系统——《汉书礼乐志》:德施大,世曼寿。曼,延也。延年即寿。


飞鸿延年,即鸿 寿,有这一层创意在。


资料图:飞鸿延年壶底款、曼生刻飞鸿延年自用章


▲2017西泠秋拍 清中期杨彭年制、陈曼生刻阿曼陀室款紫泥飞鸿延年壶


关于本壶的壶铭:合之则全,偕壶公以延年,常规所见的一种释义是,两半瓦相合则全。壶公,被释为东汉的玄壶子,据说这位仙人可夜宿壶內,壶中有日月。(见于《后汉书·方术列传》《神仙传》等)。


▲ 2021西泠春拍 曼生半瓦壶

把款和底款:彭年、阿曼陀室


顺着曼生公飞鸿延年系列创意的思维方式,结合传世的曼生壶公壶,加之桑连理馆主客往来的记载,有理由相信,本壶壶铭中的壶公,特指一人——钱杜。


钱杜,字叔美,号松壶小隐,亦号松壶、壶公。官主事,性闲旷潇洒拔俗,好游足迹遍天下。传世曼生壶公壶(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藏)、寒玉壶(壶型为延年半瓦的变体,壶铭壶公戏题)均与钱叔美相关。


既然是壶公,壶公当为亲近之人,因为神仙难偕。嘉庆十九年(1814)改琦与钱杜造访桑连理馆,同为曼生完成《桑连理馆主客图》,此后两年间,钱叔美在桑连理馆走动频繁。


资料图:壶公壶、寒玉壶均与钱叔美相关


依循曼生思维,飞鸿、延年、鸿寿与曼生之间是可以划等号的,基于格式塔心理学的补全心理,延年半瓦与什么合之则全呢?——是因为偕壶公而获得补全:


壶公,字叔美,有一个美字。偕上壶公这个美字,合之则意延年。


▲ 2021西泠春拍 曼生半瓦壶

如今我们也偕壶公,以祈美意延年。



吴昌硕光绪寓苏

金石学家身份与拓绘博古创作


光绪廿四年戊戌(1898)吴昌硕五十五岁,其为此卷题篆书引首“松窗煮茗”,落款安吉吴俊卿。钤印俊卿大利、昌碩、虛室生白吉祥止止。缶翁五十岁左右书迹流传至今,不易得。早年钤印,因为刻印不久的缘故,印文笔划也相对较粗。


太平天国战争过后,苏州虽经历战火,与南京、扬州相比,破坏算轻。以吴云为核心,顾文彬、杨岘、俞樾、吴大澂、潘祖荫、叶昌炽等在收藏和金石学界举足轻重的人物,形成了晚清颇为重要的江南文化圈子,史称真率会。本卷卷尾跋文作者潘遵祁,即为真率会七老之一。


▲ 2021西泠春拍 曼生半瓦壶附《松窗煮茗》图

吴昌硕题松窗煮茗


光绪八年(1880)吴昌硕馆于吴云家。结识吴大澂,遍观吴氏所藏钟鼎、古印、陶器、货布,书画等文物,如入宝山,博览深究,获益不鲜。


观摩了杨岘以砖瓦文字融入隶书之法,吴昌硕喟之瓦甓禅、上乘禅;尔后其宣称陈邓藩篱摆脱来(陈曼生、邓石如),凿窥陶器铸泥封,老子精神本是龙。在苏州生活的三十余年,被后世认为是吴昌硕艺术发展成熟的关键时期。


此一时期,吴昌硕的身份主要是作为金石学家,并非画家。吴昌硕在苏州期间,创作了一些拓绘博古花卉。缶翁或作考据题跋、或在他人全形拓上以书入画、也以自藏自拓的砖甓入画,这类作品的数量不多,但型式特殊,跋文可见命工拓出,补以富贵花补以秋菊、红梅、仙草…”之类的内容。《缶庐别存》中也有这样的诗题,曼生的艺术理念和创作成为其精进过程中独具启示和借鉴意义的:《宣和博古图》鼎彝瓶罂悉具,昔时画史以工笔抚效庸俗少致陈曼生能破此格,以写字之法出之,良由得力于金石者深也。戏学之,未能就其范围。



当这个卷子缓缓打开,我们将看到古物收藏家、书画家、金石学家、传拓高手(后文将提及传奇拓工李锦鸿)一起创建出一种特殊视觉样式。


作为道在瓦甓艺术理念指导下的产物,这种艺术样式雅俗共赏又饶有文化气息,其中最为关键的是对传统文化资源的综合利用。


至于对传统文化的汲取,陈曼生创意冠群,不断受到后辈雅拜,也激励和影响着文人艺术家后续的创作基调,包括吴昌硕。



松窗煮茗

晚清基层官员文人身份的游弋



▲ 2021西泠春拍 曼生半瓦壶附《松窗煮茗》图

胡祥绘


在同一年冬天也就是戊戌十二月,吴县(今苏州)画家胡祥绘制了这幅《松窗煮茗图》。《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对胡祥的介绍略欠详尽。此处须了解的是,胡祥与陆恢是吴大澂亲定的专职为其绘制宦迹图的一对金牌搭档。


吴大澂对于用艺术笔墨纪录自己的生平政务游踪,是具有高度自觉的。也就是说他对于自己作为一个载入史册的重要人物是自明的。由愙斋亲点,胡琴涵写照、陆廉夫补图,造就了吴大澂单骑入山平定宁古塔盗金匪徒、奉旨调查朝鲜内乱于殿上正言诘责韩国王的忠勇和坦诚的历史形象。


资料图:《愙斋集古图》胡祥绘吴大澂像,以及胡祥为吴大澂特别绘制的表现其光辉政绩的宦迹图。第一图为上海博物馆藏《愙斋集古图》下卷,卷首吴大澂小像即有吴湖帆题跋:此乃胡琴涵绘像,陆恢补图。

胡祥出生于绘画世家,其曾祖胡骏声(芑香)为常熟名画家。当时苏州的文人圈,多请其画像。吴湖帆曾记吾家祖先遗像光绪间重摹者,都出其手。”



▲ 2021西泠春拍 曼生半瓦壶附《松窗煮茗》图(局部)

胡祥绘


我们将目光转回到这幅《松窗煮茗图》。胡祥,一位擅长处理重大历史主题的勋像画家,暂时放下对伟大人物光辉行迹的艺术演绎,创作出此般冠带、这派闲适的画面,壶中闲日,一人空坐,那位画中人的身份是高是低?包括吴昌硕在内的赏画人,将得到何种共鸣?


戊戌变法的失败,让吴昌硕的进取之心遭遇重创,缘于他所知交不久的翁同龢因变法一事被开缺回籍,交地方管束,吴昌硕心灰意冷。虽然吴昌硕没有直接地参与太平天国、中日甲午战争、戊戌变法等近代中国大事件,但这样一些事件仍旧对他产生了影响,最终促使他彻底投身艺术,进而导致他对世情的冷暖飘摇,有着异乎寻常的体会。


世务纷纭,祇搅予情,予独何为,有志不就。



故园经离乱,族人莫不宗

清代江南的文化家族


至《松窗煮茗图》卷末,有潘遵祁壶拓题诗在先,时间上早于吴昌硕题、胡祥画作二十三年。好将美意祝延年,劫后依然幸瓦全。若问壶中闲岁月,一瓯刚醒午时眠。平生不解腋生风,饭罢聊资涤滞功。却喜萧斋多韵事,香炉酒盏更诗筒


▲ 2021西泠春拍 曼生半瓦壶附《松窗煮茗》图中

全形拓后潘遵祁题诗



诗文及壶铭壶拓著录

《西圃集》及续集于清同治十一年至光緒二十三年由潘氏后人递刻。

潘遵祁18081892《西圃集》续集中明确记载了此曼生半瓦壶的壶铭、拓本及潘氏所题诗文。


半瓦的意象,触动着潘遵祁对和平的祈望。咸丰十年(1860),太平天国军攻占苏州,潘遵祁携家逃到上海。战事一结束,潘氏回乡,见草堂岿然独存,所藏书画安然无恙,欣然赋《还山》诗,有天留茅屋老余生句。


松窗应为书斋名。《西圃集》中多有诗题邀斗眉、心香小集松窗”“松窗展卷”“初夏松窗闲坐”“松窗独坐乞方竹移植松窗


《松窗煮茗》卷的跋者——潘遵祁,探花潘世璜之子,潘祖荫族叔,道光二十五年进士,选授翰林院编修。纵使潘遵祁淡于仕宦,退而不仕,但我们依然可以从其晚年重游泮宫述怀稿中,看出其对于族人子弟科场连捷的无限自豪。


咸丰四年(1854)潘氏即建成香雪草堂,亭台有致,泉石幽深,花木扶疏,俞樾自叹:曲园与之相比,实犹碛砾之于玉渊。微生三遇岁朝春,已是艰难历过人,劫后无恙,潘氏流连于三松堂、西圃、香雪草堂间,遍游诸胜,杜绝尘俗,人亦飘飘欲仙,其对时间的感悟,体现在其将历史时间轴与家族心路历程的叠加叙述之中。

1886年的《申报》上全文刊登了七十九叟潘遵祁《重游泮宫述怀四律初稿》:

… 康熙丙午六世祖其蔚公以秀才起家,至大父乃开甲科,祁于同治己巳查辑家谱,登进录中入泮(宫)者九十五人,惟高伯祖庵公、曾伯祖尔容公、大父三松公、叔祖云浦公、礼园公、父文恭公,皆获重游。前年大儿观保乞归省视,谕令再修核,至今年岁案又增二十一人,而祁以适届丙戌甲子一周继此佳话,良深惭幸。


▲ 2021西泠春拍 曼生半瓦壶及《松窗煮茗》图卷



晚清职官之眼路拓宽与志向迁移

吴昌硕和苏州潘氏


作为清代苏州四大巨姓之一,号称贵潘的潘氏家族,虽经商有成,但为家族长久之计,孜孜以求博取功名,积四代百年之功,由商户一跃而为簪缨世家。潘世恩为乾隆癸丑科状元、潘世璜(潘奕隽子、潘遵祁之父)为乾隆乙卯科探花,潘祖荫(潘世恩孙)为咸丰壬子恩科探花。


资料图:苏州潘氏族谱中潘亦隽、潘亦藻两支在科举考试中有出色表现。


由此,我们看到一个家族族脉的延年,潘氏家族或以科名、或以事功、或以收藏、或以诗词、或以学术著称于世,一步一个脚印,厚积薄发。插一句话,《松窗煮茗》卷上,上世纪六十年代遗留下纷乱的脚印,铁蹄啮薄纸,赫然如踏我心,暗示着彼时力量对传统信仰的冲击。


吴昌硕得以拜访潘祖荫(即潘遵祁的族侄),观赏其藏品,得益于潘氏家族潘钟瑞的介绍。潘钟瑞与历任五部尚书潘祖荫同辈,虽科考不利,未入仕途,然精篆隶长于金石考证,究心文献。在潘钟瑞的金石交往圈中,吴昌硕是最为密切者,根据潘氏《香禅日记》所载,两人与碑拓直接有关的交往即达三十一次。


在题写《松窗煮茗》的戊戌年,吴昌硕本人也主持重修了吴氏宗谱。往前一年1897年,作《芜园图》叹故园依旧,去家绕过百里此外,吴昌硕还修订了陈鸿寿的《种榆仙馆诗钞》。



资料图:台北故宫《典藏新纪元》系列特展展出了吴昌硕1892年所作《雪庵袁安》图。吴氏自题我似穷猿悲失木,狂吟踏雪不辞僵,以反衬方式自嘲汲汲营营、鬻画维生与高卧的袁安形成强烈对照,不失幽默。同一时期的书法亦可与《松窗煮茗》卷相比较。


小吏生活依然清苦,缶翁探寻艺事的同时多有文学性的抒发,每每自嘲的诗句和跋文,透露出幽默、冷眼看世事的性格。另一方面,其不断通过各种社会关系,从传统的学问中汲取营养,也渐渐摆脱了通过仕途立下功勋、取得功名的困境,转而要在永恒艺术中实现自己的理想抱负。


当胡祥笔下的画题,不再是吴大澂这样的大人物,那一份超然,应该会在缶庐心底激起一阵永不退隐的涟漪,那是一份与古为徒的笃定。缶翁有诗:抱残守缺寻常事,难得秋华赏岁朝。



贵潘旧藏

神秘发现,全形拓高手  李锦鸿


此《松窗煮茗图》卷后有延年半瓦壶全形拓,下钤锦鸿所拓白文印。此印也见于2017西泠秋拍3881号拍品《李锦鸿手拓汉吉祥灯等彝器四条屏》上,拓风用墨相同。



▲ 2021西泠春拍 曼生半瓦壶及《松窗煮茗》图卷之

李锦鸿全形壶拓及钤印


潘氏家底殷实,收藏广且不凡。依据全形拓后潘遵祁的题跋,乙亥立秋後三日,髯圃自題。既然为自题,当为自属之物。可以推论,此延年半瓦曼生壶应为苏州贵潘潘氏家族旧藏,亦可由潘遵祁《西圃集》两度著录佐证。


除前所述,潘遵祁《西圃集》续集卷一录此壶此拓及所题诗文,另,西圃集卷十 《鹊桥仙》有题记:阳湖李锦鸿为儿姪椎拓曼壶颇出新意,因属橅(摹)此,戏拈小词。


“每当饭罢饮一瓯,与《松窗煮茗》题诗一瓯刚醒午时眠”“饭罢聊资涤滞功也互相关联。体会词意与诗境,当处在战事一前一后。


资料图:潘遵祁《西圃集》中,记载李锦鸿为潘氏精拓曼生、子冶壶并索词。


潘氏写词的由头是,应李锦鸿作子冶壶拓本索词,其中提及锦鸿所拓曼壶,亦当指此曼生半瓦壶,所拓出新意,当是对李氏全形拓技艺的称赞。


“捎云清影,划沙清玩,珍重故人清谊。纵他别样鬭新铭,怎换得渠侬款识!”——潘遵祁为此壶此拓先后作词作诗,可见文人紫砂一脉,饱含人情知交,在壶身划沙刻绘并不求寓理有多深奥,读罢思人,其他新刻的技法再好,也比不上那些心中文字和落款上熟悉的旧名。同时,潘氏与锦鸿的往来纪录,也给这位传奇拓工的籍贯以及活动年代提供了新的考证线索。


关于李锦鸿,程庭鹭《梦盒居士自编年谱》、吴云《两罍轩尺牍》以及徐康《前尘梦影录》都对这位传奇拓手的事迹有所记载。以目前所知拓片论,李锦鸿有多方名印及传拓印,于所作拓片钤印有章序可循。李锦鸿的全形拓技艺得自大名鼎鼎的六舟,师出正宗。六舟墨拓八破、古砖花供等艺术形式,与曼生一样以其独特的创新力量,影响深远。


李锦鸿曾为吴式芬、吴荣光等人传拓古器物,且有较好口碑,更在吴云处传拓钟鼎彝器。现又知其与潘氏家族亦有交集,可以设想,在两罍轩观摩大量实物和拓片的吴昌硕,发现锦鸿所拓印的瞬时反应,一定要比我们迅捷得多。


心灵的自留地

石人子室,美意延年


关于缶庐在苏州的寓所,吴云两罍轩、四间楼、癖斯堂属于比较知名的三处。根据陈艺《缶庐寻踪吴昌硕苏州寓所考》,缶老寓居苏州时,曾用过的书斋名有铁函山馆、削觚庐、元盖寓庐、禅甓轩、四间楼、石人子室、破荷亭、癖斯堂等。其中一些是实有其地,一些又是虚有其名,可以说是属于心灵的自留地。


《松窗煮茗》吴昌硕自题:光绪戊戌岁寒安吉吴俊卿篆于石人子室。钤:虛室生白吉祥止止朱文印。吴昌硕于光绪十二年(1886)九、十月份间,自苏州柳巷四间楼寓所移居至醋库巷杨岘迟鸿轩中。光绪二十二年(1896)杨岘去世,缶庐则经常往来于苏沪之间,从相关资料看,惜别恩师杨岘后,他大约仍然寄寓迟鸿轩。


▲ 2021西泠春拍 曼生半瓦壶及《松窗煮茗》图卷

吴昌硕落款:吴俊卿篆于石人子室,钤印:虛室生白吉祥止止


光绪乙未(1895)缶庐自刻石人子室印,同年《牡丹图》自题写于迟鸿轩。石人子室,喻意延年如南山之寿,它或许是缶庐在杨岘家中居室的代称,或者亦有他处佚考。直至光绪甲辰年(1904),年过花甲的吴昌硕移居苏州桂和坊的癖斯堂,之前其在苏州寓所均为租赁、寄寓。最后的寓所,也是其生平唯一斥资购买的居所。


资料图:吴昌硕印谱中关于美意延年与瓦当主题的创作


“美意延年也是吴昌硕多次阐释的主题。比如庚辰年(1880)刻于芜园一方(边款为得众动天,美意延年);壬辰(1892)为若波先生作一方;时年七十又七(1920)一方。一方吴俊,则是直接以半瓦为灵感的创作。


道在瓦甓

将时间寄寓在平凡中,达到素朴本真的存在



紫砂艺术演进过程中,文士与名匠,几番交汇,互放光亮。


瓦当至汉,寓意永生无边。壶卷一体,各家抒发,今人照见,曾契众心。


在紫砂艺术演进历程中,由于士人、文人不断参与到艺术实践中,与历代坯手、铭手联合,密切往来,独续一脉。如同基因DNA的双螺旋样,文士与名匠,几番交汇,互放光亮,在以文人为主导品味的文化环境中,技艺的变革亦具独创魅力,使得砂壶附着人文内涵之深蕴,在世界艺术史上都占有无可比拟的地位。


一把延年半瓦曼生壶,一卷松窗煮茗图,飞鸿延年,道在瓦甓,远逝故事重回眼前。


陈鸿寿、潘遵祁、吴昌硕 三君子像


这是关于艺术创新与文人理想一脉相承的故事。


曼生取古物之形,以书法铭文入紫砂,设计出文人壶,开创先河,流传于世。求古意、求天真,不必十分到家,乃见天趣。这种文字的痕迹在曼壶作品中体现出一种复杂的美,这种美,唤回了汉文字厚重的历史感。曼生又在古文化中创立起一种健康而且平衡的工艺观,混合并调匀了古文字中的灵气和血气,在基层官吏任重百杂的事务中,在卑僚任上万般敲打中,抖落凡尘,回响连连。


从清中期文人循吏通儒的共同理想,到海派文人入仕与橐笔从艺之间的摇摆——延年,这种绵延的时间性,融合了超验的救赎力量和世俗的悲悯情怀,借助艺术,在更广泛的意义上,这些清代基层文人官吏寻找到一个松窗草堂式的晴朗地带,带着原生的方法论,树立起一个个样板,以各自诗意之波广采博取,坚持着对生存的坚持。


延年,是在仕途与生活磨练中,慢慢发生的转变,逐渐把对艺术的追求作为自身本体行为的最终目的。从乾嘉时期到清末民初,文字在火炼、捶拓中,保存下活着的痕迹,令观者获得多重体验。西泠八家,至西泠印社先贤,整个系统犹如生命体一样,有了独特的呼吸、信仰、梦想。在今文经学和古文经学不同学术倾向之间摆荡,在考据诠释原典和演绎挖掘现实性内涵处决择,于刀笔下表现出的虔诚,对传统文化资源熟练的调遣,古今两重语境中,展示出奋力向诗意生活突围的决心。



延年,是吴昌硕矢志不渝的决心。芜园只是昔日供梦想纵情驰骋的空间,再生产的观念和改革的激情,支配他吐故纳新。刀走石后,在粉尘中消弭于无形,一月安东令的困惑和解脱,追忆无意识的炮火和飞镞在时间中褪懈,在疏淡庸碌的世俗氛围中,独自承担时间的逼视。跳脱高大的背景,跳脱磅礴的叙事,与时间对话,这是艺术家肩负的密任。



松窗煮茗亦是彊其骨的前奏,是孔武有力的集合所依赖的契机。这是一个会师的时刻,诸多元素的混合,借助有素的训练,攒成一个伦理学泥团,从现实的泥沼中风尘仆仆走来,触发历史的遐思。



谨以此篇献给历代参与砂壶创制藏续之大名文士。



(文 麇惊)


本文参考

黄振辉《曼生与曼生壶》艺术家出版社

《清代中晚期文人交游与紫砂艺事考》

陈艺 《缶庐寻踪:吴昌硕苏州寓所考》

《观<削觚庐印存>里的吴昌硕治石圈

仲威《<金石善本过眼录 吴昌硕题曼生壶拓本》

《吴昌硕全集篆刻卷》上海书画出版社

《吴昌硕纪年书法绘画篆刻录》浙江古籍出版社

薛永年《全石全形拓与缶庐博古画》

顾工《吴昌硕与晚清吴门印学》

《吴大澂与绘画三题》

故宫博物院郭玉海《阳湖李锦鸿阳湖李墨香

童衍方《百炼工纯 得壶形神——李锦鸿全形拓曼生壶》

《一家之学与一地之风<潘钟瑞日记>所见光绪年间吴中金石活动考论》

李军《光绪时期吴昌硕在苏事迹补考 以潘钟瑞<香禅日记>稿本为主》


上一篇 2021西泠春拍 | 乾隆御玺“翌太和”:石渠宝 ... 7.21-7.25 西泠印社二〇二一年春季拍卖会 ... 下一篇

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西泠拍卖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西泠拍卖有限公司网站(西泠拍卖网),转载请注明“来源:西泠拍卖网”。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西泠拍卖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西泠拍卖网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西泠拍卖网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证明,我们将会尽快移除相关涉嫌侵权内容。